本期推荐

不可磨灭的力量

用主题宣传点燃党报报道亮点

《纽约时报》的新媒体之路

都市报的今天与未来十年

人民解放军称号是怎样出现的?

报业市场区域化发展的动力和模式

气候变化与媒体责任

做多媒体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体育报道的“规律”

刘泱育

 

作为一名“资深球迷”,我不但对中国足球队的战绩了然于心,对于媒体的体育报道也日臻“未卜先知”之境界。2007年7月10日,在亚洲杯上首场比赛中国5:1胜马来西亚后,我就猜测到第二天报纸上会为中国队的表现而“叫好声一片”,第二天我拿到报纸,用眼一扫,果然不出所料,《亚洲杯漂亮开门红》《朱广沪用兵出特效》《国足给亚洲豪强争了脸》等标题随处可见。然而,一周之后,只是因为0:3输了一场球,各媒体马上集体变脸,再看此时媒体上关于中国足球的报道,《国足惨败丑陋出局》《朱广沪,下课吧!》《谢亚龙狠批国足》,扫了一眼媒体上诸如此类的报道,一时间我心里竟然有种百感交集的味道。

其实,回顾这些年来,我之所以能够对于体育报道一次又一次地“未卜先知”,关键在于我洞悉了媒体体育报道的“规律”,那就是“成王败寇”。

以中国足球为例,当国家队战绩好的时候,媒体集体出来捧场,按照“成王败寇”的写稿套路,首先要猛夸国家队主教练“用兵如神”,其实平心而论,在足球比赛中,固然充满了偶然性,但“实力决定结果”在多数情况下还是不错的,此次中国队征战亚洲杯,首场比赛5:1大胜马来西亚,我认为胜利的主要原因是中国队的实力明显高出对手一截,但媒体在报道时,大多只顾往主教练朱广沪身上戴高帽子,抛出《朱广沪用兵出特效》等类标题。赢球后,媒体不但要赞主教练用兵如神,而且还会对球员进行“典型报道”,如中国队在5:1胜马来西亚后,有媒体就用了《大头笑对主场哨》《王栋时来运转》等标题来大肆渲染个别球员的功绩。

当国家队战绩不佳时,媒体遵循的仍然是“成王败寇”的体育报道路数。仍以2007年亚洲杯为例,最后一战中国队0:3负于对手,同样的媒体同样的体育记者,马上翻脸把“猛夸”变为“猛批”,足球比赛输球了,首先主教练“在劫难逃”,如《三大昏招,朱广沪再造国足噩梦》《国足战术换人一团糨糊》《朱帅乱点三“新人”成败笔》,让我感到好笑的是,同样的媒体特派记者,针对同样一个人—中国队的主教练,仅仅事隔七天,仅仅因为一场比赛赢了,而另一场比赛输了,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来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赢球时对朱广沪爱得死去活来,输球后对朱广沪恨得不共戴天,“成王败寇”,世态炎凉,莫此为甚!批完主教练后,媒体同样也不放过球员,聊引一段7月19日南京某报刊登的对球员的评价:“找不准自己的定位,喜欢夸海口、说胡话,中国男足这些年来从来都是这个德性。”批完了主教练和队员,媒体考虑问题非常全面,想想还有一大块版面没有内容可填充,怎么办呢?继续坚定不移地执行“成王败寇”的体育报道路线吧,于是再把“猛批”的目光转向中国足球体制,媒体上如《向中国足球体制开炮》等类似标题随处可见。悲夫!悲夫!

如果我不健忘的话,媒体已经不只一次批评中国足球浮躁了,但媒体哪一天能审视一下自己的浮躁,你们在作体育报道时,难道真的黔驴技穷至舍“成王败寇”这一体育报道路数而没有它途了吗?!国内媒体目前对于体育比赛的这种千人一面的“成王败寇”的报道路数,实在看厌了。

看到媒体刊登的朱广沪在输球后憔悴如罪犯的面容,看到媒体选取的中国队队员受伤抱头倒地的图片,看到各媒体大同小异的对失败者的文字“批斗迫害”……媒体、记者,在失败的中国足球的报道上,扮演的是一种缺乏人文关怀的“成王败寇”的庸俗角色。不错,2007年亚洲杯,中国队表现很失败,这是全国球迷的悲哀,但中国媒体多年以来“成王败寇”的体育报道模式更加失败,这是不是体育记者的集体悲哀呢?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