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不可磨灭的力量

用主题宣传点燃党报报道亮点

《纽约时报》的新媒体之路

都市报的今天与未来十年

人民解放军称号是怎样出现的?

报业市场区域化发展的动力和模式

气候变化与媒体责任

做多媒体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有一种激情无法替代

杜献洲

 

杜献洲,1963年生,1980年11月入伍。曾任《解放军报》驻新疆记者站记者、兰州记者站站长、记者部机动组长,现任后备部副主任,主任记者,上校军衔。在近20年的新闻生涯中,始终关注国家领土安全,年年深入海边防,采写亲历报道160多篇,四次获中国新闻奖,2004年获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2003年获中宣部和记协颁发的“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优秀记者荣誉称号”。

有时候,一则报道已经过去好多年,但回想起来仍让人热泪盈眶。这就是军事记者—一个让人容易激动的职业。

每次路过边海防线的烈士陵园,我都给牺牲的战友鞠个躬、点支烟。

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军队,因为她经过许多战火检验。我军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从而造就了一代又一代英勇善战、敢于牺牲奉献的军人,这就是军事记者天天要面对的采访对象。在这样一个特点鲜明的群体里, 记者所思考问题、所选择的视角, 始终与国家统一、国家利益、国家安全、领土领海完整、军事斗争准备相联系, 这也是当代军人的使命所系。

1980年入伍到新疆,1993年从军区机关调到《解放军报》驻新疆记者站。新疆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我这位驻站记者关注更多的是边防报道。西北边防戍边任务很重,特别在阿里高原、喀喇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官兵们是用血肉之躯维护着祖国的领土,看看守防官兵乌紫的嘴唇,再用彩超看看他们肥大扭曲的心脏,就能明白这一切。关注边防就要走边防,就要深入高原雪山哨所采访守防官兵,就要实地查看争议区、通外山口和曾经的战场。

这些年,我走过一座座界碑的同时,也走过一座座墓碑。祖国的边海防线上,烈士陵园很多。每次路过,我都给牺牲的战友鞠个躬、点支烟。广西边防、东北边防和西沙的烈士陵园,西藏的山南、林芝、墨脱、仲巴、狮泉河烈士陵园,喀喇昆仑山海拔4700米的康西瓦烈士陵园,我都拜谒过。陵园里有将军的墓碑,也有十七八岁的新兵坟墓。和平年代,一次雪崩、一次迷路,他们的生命便永远留在边关。走进陵园,望一望密密麻麻的单薄的水泥墓碑,备受震撼。在墨脱烈士陵园看到,一位刚刚牺牲的战士花圈上是一寸的证件照片,连张像样的遗照都没有。这位战士叫饶平,他在巡逻途中,被山上突然滚下来的石头砸穿了胸膛。

有人说,官兵们牺牲的有价值吗?守着荒无人烟的地方有什么意义?我只讲一个数字。在南中国海,这里的石油储量相当于8个大庆;我国经济总量越来越大,需要更为安全的战略发展空间;我们所面临的传统威胁和非传统的军事威胁还很多。这一切,要求军人必须有所作为、作出牺牲。

有人说,军事记者写的新闻总是离不开“牺牲”“奉献”这些词,是因为这样的新闻实在太多,这样的新闻给人的震撼太大。 如果说军事记者与其他记者有什么不同,最大的不同,军事记者首先是军人,在遇到任何危险时都不能退缩。如果经不起这样的考验,就无法到一线采访,只能坐在招待所里听采访对象讲故事。尽管有时也能写出精彩的新闻,但永远写不出最好的新闻。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