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不可磨灭的力量

用主题宣传点燃党报报道亮点

《纽约时报》的新媒体之路

都市报的今天与未来十年

人民解放军称号是怎样出现的?

报业市场区域化发展的动力和模式

气候变化与媒体责任

做多媒体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首先是军人,然后是记者

丁海明

 

丁海明,1972年5月出生,祖籍山东滨州。1990年3月入伍,同年底开始从事基层部队新闻工作。1996年3月调任《解放军报》记者。参与过大量突发事件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航天英雄杨利伟、武警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等重大典型报道以及中俄首次联合军演、我陆军部队首次跨区机动作战演习等军事演习报道。作品曾获中国新闻奖、全国人大好新闻奖、五四新闻奖等。

我是军人出身,先当兵,然后上军校,然后成为带兵人,然后才做了《解放军报》的记者。我的骨血里,流的首先是军人的血。军人是我的本色,记者是我的职业。今年,人民军队诞生 80 周年,我从军 18 年,做军报记者 12 年。回望军旅,我的自我认识可以归结为这样 10 个字:首先是军人,然后是记者。

心中的树和脚下的路

当兵 18 年,我心里种下了两棵树。

一棵名叫“独龙江”。独龙江是一条江,源于西藏。独龙江是一个乡,全称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独龙江是一个哨卡,隶属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云南省边防总队。那是我国云南、西藏与缅甸交界处的一个小小山坳,被高黎贡雪山团团环抱,坳底就是水流湍急、冰寒彻骨的独龙江。在这块仅有 40 多平方公里的地方,有 7 棵界桩和 3 条出入境通道,有 3000 多独龙族群众,还有 23 名武警官兵。由于没有公路,从山外的贡山县城出发,沿着一条悬在山腰上的人马驿道,走上两天一夜才能走到这里。而且,这样的行程也要选择在夏天,因为每年 10月到第二年 5月,这里大雪封山。哨卡每年 9月 23 日换防, 23名官兵走出独龙江, 23名官兵走进独龙江。除了必要的给养,进山的时候,官兵们会请马帮驮进一些苞谷酒和烟草。山里没有电,更没电话电视,广播也收不到,也没有报纸和信。在学习训练、边防执勤、缉枪缉毒、巡边查界的间隙,一口酒可以抵挡一些寂寞,一支烟可以消解些许乡愁。1994年到 1995年,我是这里的一个排长。

另一棵树名叫“沙黑里克”。这是一个维吾尔语地名的音译,意思是“长满黑色荆棘的沙窝”。这个沙窝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沿塔里木河向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纵深屯垦的尽头,距它最近的城市阿克苏市 187 公里,离它最近的兵团团部 7 公里,是一个“水到头、电到头、路到头”的地方。这里有一座军营,隶属武警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指挥部。40多名官兵在这里看押着一座监狱。除了监墙上日夜执勤,官兵们还要押着犯人到几公里外的棉花地里劳动改造。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里,在似乎永不停歇的漫天风沙里,沙黑里克就像一蓬孤独的骆驼刺。从这里往南,是浩渺无垠的沙海;往北,是亘古荒芜的戈壁滩;往东,是林木深深的原始胡杨林;只有往西,是来时路,是一片片脆弱的绿洲。塔里木河自西向东缓缓流过,为大漠带来生命的气息。2000年上半年,我是这里的一名代职指导员。

当兵 18 年,我走了不少路。除了台湾,中国其他的省、市、自治区和特别行政区都到过了。今天回头一看,却惊讶地发现,我从来没走出过“独龙江”和“沙黑里克”。我脚下的路是它们的叶脉,也是它们的根系。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