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不可磨灭的力量

用主题宣传点燃党报报道亮点

《纽约时报》的新媒体之路

都市报的今天与未来十年

人民解放军称号是怎样出现的?

报业市场区域化发展的动力和模式

气候变化与媒体责任

做多媒体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洪水稍退后,我们到原先只有乘船才能上的庄台探访。田间地头还是有不少积水,大片农作物被水泡过后,都是根部发黄,没精打采,东倒西歪。有些个头比较低的作物已经整片倒伏,烂在地里,空气中到处是腐臭的气味,有些地方蚊蝇飞舞,就连路旁的积水都是一股臭味。几名在路旁聊天的村民拿着被水泡过的玉米掰开给我们看,里面大部分已经发黑,整根玉米散发着难闻的酸臭味。村民们说,现在已经顾不得臭味,看着洪水过后田间地头的凋敝景象,他们只有心痛,但一想到下游的庄稼不会像这里一样烂在地头,他们觉得值。就像当地一位村民说的:“舍小保大,没啥说的!”

亲历险情:

在洪水被阻挡的那一刻

7月21日晚8点多钟,记者刚刚采访结束回到住处,想着抓紧把白天采访的素材赶紧整理一下。刚扒拉了两口饭,突然接到合肥市武警支队的电话:花家湖朱大圩堤坝塌方20多米,500武警、300群众正在紧急抢险,险情还在继续恶化,随时有决堤的危险,情况十万火急。

走!赶紧拿好采访本和录音笔,赶往事发地点。车轮飞速旋转,路两旁是空旷的田野,夜幕笼罩,除了车前的道路被灯光照得一片光明,天空和田野都带上了一副神秘不可捉摸的面具。在车里,记者一边了解花家湖附近的村庄、人口等具体情况,一边通过短信息向领导、同事汇报情况,希望在凤台附近布点的摄影、摄像记者也能尽快赶到,力争第一时间做出文字、摄影、摄像全方位的报道。

车辆一直前行,前方的路逐渐变窄,公路消失,车辆驶上土路。旷野中,远方的点点灯光跳入视野。车辆驶至无法通行处,下车徒步前行,眼睛过了好一会才适应车外的黑暗。路面上低洼不平,光线比较弱,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有时“噗哧”一声泥水飞溅,每一脚踏下去都是个未知数,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自己在什么位置,更没有路牌一类的指路标志,心里不禁有些惶惶然不知所措。路上的武警战士越来越多。战士们扛着三米多长、拳头般粗细的木棍,有的一次就扛了两三根。

“往前,继续往前。”心里默念着,只要跟着武警的队列走,前面肯定是险情出现的地方。于是就随着扛着木棍的武警战士走,靠太近,担心影响武警战士搬运,也担心被晃来晃去的木棍打在脑袋上,距离太远,又怕路湿泥滑,一不留神滑了下去。行行且停停,走着走着,一片偌大的水面突然映入眼帘,花家湖到了。水势浩荡,水浪轻拍河岸,“哗哗”水声一片。前方的道路戛然而止。

幸运的是,在距离渡轮不远处,在合肥市武警支队的协调下,记者得以搭乘冲锋舟。湖面上浪花翻涌,冲锋舟呼啸着冲向堤坝塌方地段。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冲锋舟到达了对岸停靠点,距离塌方地段还要走上一段路。

“合肥支队,加油!”“巢湖支队,加油!”……远远地,就能听到武警战士底气十足的口号声不绝于耳。灯火通明处愈来愈近了,桔红色的救生服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鲜艳。塌方处的堤坝只剩下1米多宽,背水侧的堤坝和坝顶脱离的缝隙有1公分宽,坍陷长度有30多米。背水侧已经挖出约2.5米宽、5米多长的导渗引水沟。由于现场情况紧急,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中充满了昂扬的斗志,视觉和听觉的冲击非常强烈,记者也变得热血澎湃,肚子也不叫了,跑了一天的疲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22日凌晨1时,险情得到基本控制,而武警战士的任务还远没有结束,在对堤坝引流导渗的同时,他们还要继续对塌陷的堤坝进行支撑。凌晨2时左右,武警才有了整顿休息的时间。回到宾馆,记者赶紧打开电脑,整理素材,争取把刚才那种受到鼓舞的感动用文字细细表述出来。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