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刻领会是准确报道的前提

我揭开了山西黑砖窑的“盖子”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有效发行的成都样本

蓝藻危机中,我们注入安定

追逐“动众”:美国报纸的移动战略

十七大会前报道策划

在复杂环境下辨别、判断


词语的体温

□ 彭友茂

 

体温,是身体的温度。再进一步说的话,它是指人或动物身体的温度。

那么,词语可有体温吗?我的回答是:有。它本身虽然没有,但它是“热”的良导体,颇能传导使用它的人的体温。这正如一个人身上所佩带的玉类饰品一样,随时传递出主人体温的信息。

还是让我们来看看社会生活中的一些事例吧。前几天,报纸上一篇《火车票不会一票难求》的消息中有这么一种表述:“……尽快将学生运输完毕。”我相信,所有读到这个句子的人都会感到这话说得很拙:“货物”配“运输”,非常合适;“学生”配“运送”,也适得其所。“学生”之后,作者偏偏不用“运送”用“运输”,这不是将人“物化”了吗?

无独有偶,某报上有一篇《烟威降雪连发预警》的一则短文里说:“目前,全部航班恢复正常飞行,积压旅客已得到妥善安置。”现放着“滞留”不用,偏偏用“积压”取而代之,文章作者遣词造句的手法,和上面那位作者所使用的手法,何其相似!

以“运输”取代“运送”,以“积压”取代“滞留”,显然是作者遣词造句的功夫不够。可我总觉得仅仅把它归咎于作者文字修养不足,有点便宜了作者。“语言是思想的外壳”。一句话怎么说,用什么词,不用什么词,作者应当懂得词语的感情色彩,应当预料、顾及到遣词造句表情达意会产生怎样一种结果。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挖到篮里就是菜,对词与词的搭配“乱点鸳鸯谱”。在“旅客”前冠以“积压”,在“学生”后配以“运输”的作者,可能会为自己辩解,甚至有几分委屈:“我并非有意识将人‘物化’呀!”我们承认,作者并不是存心把旅客当货物看。可我们不承认,“积压”“运输”两词“身上”丝毫没有作者的“体温”。试想,如果滞留在车站、空港的旅客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妻子孩子或父母,作者能说是“积压”吗,能说是“运输”吗?即使不像有的为文者把车祸中头部被车轮碾压而死的人称为“中头彩”—那样恶搞,那样冷若冰霜残酷无情,不也缺乏人情味吗?

一首题为《体温表》的小诗说:“你能量出人心的冷暖吗?”如果词语也能称之为体温表,那么,窃以为,它能量出一个人的“体温”,也能量出一些人“人心”的冷暖。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日前在京表示,中国不能接受“资本无道德”论。套用副委员长这句话结束本文:我们不能接受“词语无道德”论。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