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深刻领会是准确报道的前提

我揭开了山西黑砖窑的“盖子”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有效发行的成都样本

蓝藻危机中,我们注入安定

追逐“动众”:美国报纸的移动战略

十七大会前报道策划

在复杂环境下辨别、判断


从造船车间起步的记者

       马野新

 

马野新,1968年1月出生于大连市瓦房店市炮台镇炮台村,1989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海洋工程专业,之后对口分配到大连造船厂。1996年进入《大连晚报》。曾获得“辽宁省十佳新闻工作者”“辽宁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等光荣称号,个人专栏“小马时政快车”获大连市名牌栏目,作品获得过中国晚报人物消息大赛一等奖、辽宁省好新闻一等奖等。

 

“你的时政报道很有特色,坚持下来,就是晚报的特色。”2000年初的一天早晨,报社采编中心主任赵振江告诉我,报社决定给我开时政专栏。

不久之后,大连市第一个时政记者的专栏“小马时政快车”开设。这时,距我进入报社整整4年时间。从一名工科大学生到工厂技术员,从“厂报宣传干事”到真正的记者,一路走来,颇多感慨。

工科班里的文学青年

1985年。当我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及海洋工程系的时候,我做梦也想不到今天会成为一名记者。我之所以报考了海洋工程专业并非对它情有独钟,只是因为该专业有为大连造船厂委托培养的名额,如果你愿意,毕业后可直接分配回该厂。“这个好,将来你毕业时不用找人也能回大连了。”报考志愿时,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对我说。他说我是他们的独子,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我远走高飞。那时大学生毕业还是包分配的年代,他没有门路能保证让儿子分回大连工作。就这样,我在上学时就注定了毕业后要回大连造船厂。

我母亲也没有想到。那时她只想着怎样在我开学时凑足学费和生活费,为此她在每个有集市的日子,都会挎着一篮子鸡蛋,或是捧着一捆捆从自家院里长出的疏菜,蹲在集市的路边等着人买。每个学期等我开学的时候,还会及时地卖上一头肥猪,换来几张钞票。“那猪就好像是专门要为你上大学而长的,到你开学时它就肥了。”母亲说,等我大学毕业后,家里无论怎么养猪都长不好,一年下来还是瘦巴巴的宰不得,后来索性也不养了。母亲那时能看到四年后的情景就是,儿子将来要造大船。

实际上,早在高中时我就对文科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古汉语,但由于那时重理轻文,我想上文科班的念头被老师给压制了。到了大学,骨子里对文字的喜爱终于因为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而得到释放。我学的专业是海洋工程,说来就是海上钻井平台和船舶设计与制造。但是当别人晚自习在苦修专业时,我的许多时间却是在图书馆里与文学书籍为伍。与许多喜欢文学的人不一样,我最早是从古汉语开始,尤其是楚辞,包括屈原的《离骚》《天问》《九歌》等,后来才是唐诗、宋词、元曲、杂剧、秦汉时期的散文、明清小说等。就这样,大学4年使我在学到专业知识的同时得到了一些文学熏陶。

1989年。毕业后在大连造船厂的第一站是钢料加工车间。一只安全帽、一套工作服、一双反毛皮鞋,车间师傅们看到的我就是这样。在那里,我当了3年多的工艺员兼培训员。不过我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似乎并不是这些,他们在说起我的时候常常是,“这个大学生写字很好,板报办得也好。”因为我常常“不务正业”。

1993年。忽然有一天,厂党委宣传部领导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说厂报编辑部缺一位编辑……

做厂报让我如鱼得水。我做副刊,每周一期,从此又结交了一批“文学青年”,编他们的诗、散文、小说,或者自己动手写一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章,也写些所谓消息,大都是车间里加快生产进度、提前完成交工任务一类的。一种全新的感觉包围了我。当第一张自己编的报纸被印出来时,我捧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

“门外汉”的苦与乐

1995年底的一天,一位同事告诉我大连晚报社正在面向社会公开招聘记者。“既然想做记者,还是到正经报社去。”但又担心自己考不上,我瞒着单位偷偷报了名,笔试、现场采访考试……终于,春节前的某一天,我接到了录取通知。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