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从对农民工心态的误读谈起

□ 周云龙

 

一年三个长假,五一黄金周因为与劳动节有关,便有了更多关于工作和休息的新闻。我注意到,今年媒体上就不时地有诘问:黄金周是谁的黄金周?对于大部分农民来说,黄金周还有多大实质意义?还不时有呼吁:休息权是每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公民人身权,可是在五一长假里,大多数农民工却依然在以汗水作为献给劳动节的礼物!休息权失衡现象亟待引起重视!

“诘问”或“呼吁”无疑是以农民工为本的,与过去那种“每逢佳节必快乐”的图解式报道相比是一大进步;然而,最广大的一线农民工的真实心态到底是什么呢?朋友在电视台工作,五一节他们又一次将镜头聚焦于外来务工者,不过,农民工们对记者的热情关注似乎并不领情。有记者问他们:“以劳动的方式庆祝劳动节,不辛苦吗?”农民工们异口同声:“辛苦什么?!只要有钱,一天干25小时也乐意!”同样处于加班状态的记者不能理解农民工权益意识会如此淡薄,又追问一句:“有加班工资吗?”农民工们回答得更干脆:“只要正常的工资拿全了,就心满意足了。”

农民工的这种真实表达,显然让记者感到有些意外,他们本来策划的主题是“农民工也有休息的权利”,而当记者们真正走进农民工的世界时才发现,农民工更看重的是工作、工资而不是休息。对一个面临巨大生存压力的群体来说,在就业尚不充分的社会背景下,他们首先需要尊重的不是某些记者想象或推理出来的“休息权”,而是“不休息权”(工作权)。

记者对农民工的误读,折射出记者与农民工两个群体之间的地位不对称、权益不对称以及信息不对称。五一长假前夕,一位同事去采制农民工劳模成长的新闻故事,先期策划的主题是“农民工在城市边缘的挣扎、奋斗与成长”,然而记者在深入的调查采访之后发现,农民工在劳模的光环下,更多的是困惑与无奈,他们常常被主管部门安排从事与技能、业务无关的社会活动,成为一种时髦的标签或道具,他们已经渐渐远离了一线,有一种被架空的不踏实感。然而,在以“知识改变命运、智慧创造价值”为主旋律的浓烈舆论氛围里,农民工劳模真实的心态往往被记者、编辑视为黯淡主题的杂音,被毫不犹豫地做了删除的处理。

对困难群体生存状态、成长路径的关注,是媒体责任意识的具体体现,也是“贴近实际、贴近群众、贴近生活”的必然要求,但以什么心态去关注,关注怎样的心态,决定了记者关注的层次以及舆论的社会效果。

在许多人的想象里,农民工和机关干部一样,也是渴望休息的,农民工劳模是快乐而又自豪的……在复杂而多变的社会背景下,在人们复杂而多变的欲望驱使下,有些问题其实不是那么简单、静态,习惯性地以记者之心度农民工之腹便难免会出现脱离现实、歪曲真相的伪话题。作为社会的望者,记者始终应当以求真的精神去接近事实的本源:让农民工(以及其他采访对象)自己说话,说自己的话,而不是以记者设置或选择的角度替他们说话。—这样的关注,才会触发社会对农民工就业问题、权益问题、教育问题深层次的思考,这也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贴近”。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