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谋定而后动

—一次暗访经历“白描”

     周立民

 

与一般性日常采访相比,隐性采访对记者来说,更具挑战性。

实践是提高采访水平的最为重要途径,而隐性采访更须在“实战”中磨练。笔者想通过对一次暗访经历的白描,总结得失,就教各位。

2004年3月的一天。新华社总社招待所。我参加总社调研小分队一个多月,正在和同事潜心写稿。电话铃声急促:“我听说阜阳不少婴儿吃假奶粉吃出怪病,有几个夭折了,一直得不到赔偿……”第二天凌晨4点,记者乘火车赶到还笼罩在一片苍茫夜色中的阜阳市。

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记者采访了受害者、医院、工商管理、质监等相关各方,3月23日记者向《半月谈内部版》发出《劣质奶粉吞噬生命之花—阜阳农村婴儿大头怪病追踪》。这是媒体首次对这一事件进行深度报道。

记者当时调查了解到,这些劣质奶粉的生产源头并不在阜阳,分布范围极广,尤以福建、浙江等地为烈。事实上,国家权威部门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

既然生产源头不在当地,那么销售范围也就不太可能仅限阜阳,其他地方应当也有受害者。结束阜阳采访后,记者决定扩大采访地域,采访婴儿奶粉市场。完成一这报道计划,采访方式显然只能暗访。暗访区域确定在阜阳周边几个市县,为尽可能全面掌握市场情况,暗访点包括批发市场、大型商场、超市、农村小卖部。另外,还向专业人士请教了婴儿奶粉鉴别常识。暗访中,尽可能多买一些各品种奶粉,并尽可能拿到发票或收据。

3月23日上午,毫州市利辛县城。在公路边源源超市,记者买了一袋固元、一袋阁山牌婴儿奶粉。店老板告诉记者,这两种奶粉都挺好卖,县里有代理商,送货上门。

源源超市紧邻的两家小超市,在其中一店货架上,记者赫然看到一排排黄金搭档牌婴儿奶粉。在阜阳市,不少“大头娃娃”吃的就是它。从另一店里,记者以每袋10元的价格,买了黄金贝贝、伊鹿、贝佳利奶粉各一袋。

安徽省质检所的报告显示,记者在这三家店里买的6种奶粉,蛋白质含量最低的是1%、最高的也只有8%,远远低于国家标准,全是劣质婴儿奶粉。

离源源超市200米远,有一家杜鹏食品店,长长的货架上,摆着数百袋、几十种包装鲜丽的奶粉。“我是幼儿园搞采购地,你这里奶粉就这些种吗?有没有更便宜的”,记者问店主杜鹏。他颇为自豪地哈哈一笑:“品种多啦,我代理的品牌就有30多个,你要多便宜的就有多便宜的……”

一位热心医生告诉记者,超市里劣质奶粉还算少的,在小商店和批发市场,更是随处可见、泛滥成灾,在医院旁边就有很多。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们来到蒙城县最大的食品批发市场新民街市场。离市场入口处最近的一家食品店,这家简陋的店面,门外木板上铺的、店里架上摆的,有好几种奶粉已被阜阳市列入“黑名单”。记者挑了六种不在“黑名单”之列的打算各买一袋。

这引起女店主的怀疑,一再盘问记者来历。记者佯装发怒:“你是卖东西还是查户口?你不卖我就去别的地方。”她犹豫半天,终于决定卖。

付了钱、拿到货,记者要她开张发票。一听这话,她飞快地伸手抢奶粉:“我刚才看你就不像是真买奶粉的,买这么多不就是想去化验吗?你举报就举报,查就查,大不了我不开这店了,还想要什么发票,这条街都没发票!” 幸亏躲得快。记者拿着奶粉转身离店,决定到蒙城县工商局12315举报中心以消费者身份投诉。按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写了份详细的投诉材料。投诉:奶粉质量有问题、购物不给发票。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