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学学网络写手的文体创新

□ 赵  维

 

有媒体报道说:“ 国内第一批‘科班’网络写手即将诞生。”上海社会科学院将开办网络文学创作高级研修班。写手从“学院派”那里学些什么,引起人们兴趣。

每天上网,我们看到的是网络红火不单是因为网络文学、网络新闻—时政的、体育的、娱乐的新闻才是主角。所以我想,先办的应该是网络新闻类的学习班或研修班。 记者出身的美国网络新闻学创始人丹·吉尔默写了一本叫做《我们即媒体:民治民享的草根新闻》的书,原著没读过,但从网上和一些杂志上零零碎碎读到了一些片断。

吉尔默宣称:“我们正在开启一个新闻业的黄金时代。但是这个新闻业不是我们通常熟知的新闻业。媒体未来学家已经预言,到2021年,50%的新闻将由公众提供,主流新闻媒体不得不逐步采纳和实践这种全新的形式。”这是个宣言,还是一个科学的预测尚需时间证明,但传统主流媒体现在需要正视新一代的受众消费口味,则是一个躲不开的事实。

网络的崛起带来了网络写作的繁荣,网络写作不同于传统媒体的写作。不仅是网络文学,包括网络新闻的写作方式都大大有别于以前出现的文体风格。新的载体需要并产生新的文体风格,从网上读到的新闻和新闻评论,单是写法就让我们耳目一新。以网络阅读为特征的新一代新闻受众是传统媒体流失群体,研究他们的口味,并适应他们才是聪明之举。

读上海社科院办网络研修班的这条新闻时,我想到一个问题,办班,出发点不是让网络写手认祖归宗,而是经过学院派们的一番调教,互相借鉴,互相影响,渗透融合,形成新的、有活力、有活气的新闻文本和新闻样式。

阅读网络新闻,每每感觉到对于事实的不尊重,评论的轻率,这是网络新闻的致命伤。但网络写手的敏感,评论的一针见血,单是那口气的肯定,就是传统主流媒体的评论所缺乏的。我倒想,各主流媒体都应该办办班,学习、研究网络写作。没有空话废话的虚张声势,没有装模作样的拖泥带水,没有八股说教的呆板,行文的机智轻松,平民式的亲近都是主流媒体应该学习的。

网络写手们的意义目前还被囿于传播意义上的平民特征,它的文体意义的影响,特别是在青年读者中的影响却为我们忽略。比诸白话文的革命,可能有些不适当,但它的文体影响不可低估,无论你是否愿意,未来的读者肯定是现在阅读网络文学和新闻的年轻人。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