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去展开和探索一个世界

—访《时代》周刊时任总编辑詹姆斯·凯利

         西

 

风格与特色

作者:您认为《时代》周刊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詹姆斯·凯利:《时代》周刊对读者的承诺就是:报道的题材将涉及国内外我们认为读者需要了解的东西。我们每周报道的题材相当广泛,核心是广度,而不是深度—尽管我们在某些话题上努力深挖。政治显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财经和国际时事也是如此。我们希望读者在看完杂志后能对那些重要的事情有更深入的理解。有时,某个题材不是一看上去就显得很重要,比如“贫困”。怎么做得吸引人?要有故事,要风格大胆。其中一些很好的报道不是传统的“硬新闻”,但它的确让你知道了关于周围世界的许多事情。《时代》周刊就是有这种能力做出显然不是时效性很强的新闻却非常出色的故事。

内容的广度、权威性、可信度、照片、报道、写作风格、版面设计,体现了我们的优势。这些元素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包裹”,是一体化的。《时代》周刊是一本把很多元素有机整合在一起帮助人们去认识世界的杂志。这是一本新闻杂志的力量所在—去展开和探索一个世界。

作者:不少人认为,《经济学人》拥有全球视野,而《时代》周刊是美国立场的。

詹姆斯·凯利:《时代》周刊美国版的确是一份美国化的杂志。至于《经济学人》,不言而喻,刊登了不少关于英国的文章。内容构成还是受所属国家的影响。第二点,他们的报道比《时代》周刊短小,是把上周的事件分割成很小的一块一块告诉你,让你了解整个世界。  我们也有不少地区版,一份在香港,一份在伦敦,一份在澳大利亚,还会有一份加拿大版。“9·11”以后办地区版变得更容易,因为“恐怖主义”这样的题材属于全球性话题,所以我们可以用一种不太美国化的方式来报道它。

作者:宗教和保健是目前《时代》周刊的热门题材。你们很多封面故事都是关于宗教和保健的,为什么?

詹姆斯·凯利:首先,这主要和读者的兴趣有关。比如说保健,有很多新闻在说“哪些药有效,哪些药没用”。由药物问题引发的保健话题、药品行业的社会角色、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地位,这些都跟保健与科学有关。我们做过一个关于“疼痛”的封面故事,落到对止痛药Celebrex及Vioxx的禁用和销售的反思上。《时代》周刊几十年来一直在做宗教题材。现在福音派的政治影响力比起五到十年前要强多了,这使得我们的宗教报道又多了一层意义。

作者:《时代》周刊的内容与以前比有什么变化,特别是最近十年?我觉得,严肃的硬新闻越来越多了。

詹姆斯·凯利:“9·11”让各大杂志—不只是《时代》周刊—的封面故事不再仅仅是大鲨鱼或者白宫实习生失踪之类的题材。“9·11”让我们开始不单报道恐怖主义,也关注随后的战争,先是阿富汗战争,然后是伊拉克战争。在2003年,我们三分之一内容都与战争有关。现在杂志的内容结构有些不同,但我不认为我们在往“非事件性的软新闻”方向发展。几周前,我们做了一个关于教育的报道。我认为它并不是一则“软新闻故事”(Soft story),而是对一个在教育界越来越重要的问题的认真探讨。

我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找到那些能吸引读者、他们认为非读不可的题材,而且那些报道得让读者认同,让他们觉得是典型的《时代》周刊故事。我们不会去介绍“减肥二十法”或者“春季妆容五十七种”。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