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海洋石油报道的三个意识

         费伟伟

 

上世纪90年代,我由《人民日报》机动记者组调到经济部,开始涉猎能源领域,改革开放后才成立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成为我主要的联系点之一。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这些石油界的老大哥相比,海油无疑是个小弟弟。然而,我深入采访,积极发稿,报道量和影响力一直保持了较好水平。

回顾十多年报道海油的新闻实践,我认为当“跑口”记者须具备三种意识。

责任意识

作为有明确报道领域的“跑口”记者,责任意识意味着必须牢记守土有责。

1996年5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我写的通讯《海洋也是国土》。这篇通讯通过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负责人的专访,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中国的“海洋国土”概念—“我国除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外,还拥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

当时,这一话题比较敏感。但作为记者在自己分工报道的领域漏新闻,或是缩手缩脚大题小作,不求有功即是有过。试想,当发达国家的发展观已由单一陆地经济观念向海陆综合经济观念转变,海洋经济的发展速度不断加快之时,我们才刚刚起步于欲唤醒全民族的海洋意识;当我国周边多个国家甚至不惜财力物力,把一些低于海平面的暗礁都造成岛屿而竭力扩张其“蓝色国土”,我们还在为概念是否混淆而惴惴不安,身为新闻工作者,难道不应该实实在在做点职责所系的“鼓与呼”之事吗?因此,我对自己分工报道的这块领域未有一丝畏惧和懈怠,反而深感意义重大而干劲倍添。

事实上,此后客观形势的发展进一步坚定了我的信念。这一年的10月18日,江泽民总书记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题词:“开发蓝色国土,发展海洋石油。”此后,中央领导多次在重要会议上对“蓝色国土”的开发工作作出部署。对“蓝色国土”—“人类生存的第二空间”的呼唤,由概念而明确写入我们的治国方略。

大局意识

能不能发现新闻,发现新闻后能否迅速“掂量”出被报道对象的新闻价值,就要求记者对具体事物在全局中的地位作正确估量,具备通观全局、把握全局的能力,具备将宏观与微观相互融通的能力。

1997年上半年,我在海油采访时了解到这样一件事:1994年9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收购了印度尼西亚马六甲油田32.58%的权益,第二年又收购了6.93%的权益。这样,每年可以从这个国外油田获得约40万吨的份额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当时一年的原油产量已逾千万吨,这40万吨来自海外油田的份额油可谓区区,相比于当时我国每年1.5亿多吨的总产量更是“不足挂齿”。这是不是新闻?值不值得报道?应该怎样报道?

把这一消息放在我国能源战略的宏观层面,特别是依据我国原油的资源量和消费量现状作分析,结论无疑是肯定的:此事意义甚大,值得大书一笔。

石油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发达国家无不从国家经济安全的战略高度对其作全面考量。我国石油后备资源并不富足,改革开放后消费量又迅猛增长。自1993年开始,我国已重新成为石油净进口国,而原油产量则趋临界状态。到哪里才能找到那么多原油来保障中国经济高速转动的引擎动力充沛?眼光只盯着国内显然不行,所以党中央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及时提出了“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口号,鼓励中国企业“采取多种形式积极开发利用国外资源,实施进口多元化”。

因此,我跳出微观,从宏观上提炼主题,升华思想,开掘深度,写了一篇2500字的通讯《中国的海外油田》。第二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便在早间联播节目中摘播了此稿;后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又转播了该稿。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