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编者按  今年是建军八十周年。我党军事宣传诞生于战火纷飞的年代,成长壮大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滚滚硝烟之中。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大量被称为“传世佳作”的新闻和评论不断涌现,极大鼓舞了人民,狠狠打击了敌人,为革命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其中有许多值得永存的史料和生动感人的轶事、趣闻、新闻佳话,本刊将陆续刊登,以飨读者。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一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我中原解放区之日,现定为解放战争开始之时。在这转折时刻,新华社是怎样报道的?史实证明,这一天既没有宣布解放战争开始,也没有播发中原我军奋起自卫的消息,而且以后的连续三天,我对中原战事悄然无声,只字未发。

第一条消息

中原战事是蒋介石蓄谋已久的,他以总兵力十个整编师三十余万人,四面包围我以湖北宣化店为中心的兵力仅有五万余人的狭小解放区。这场战斗不仅规模大,而且激烈残酷。战斗当天没发消息是否因前方无战讯发来?当然不是。 6月27日,毛泽东以中共中央名义起草的给周(恩来)、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的电报中说:“蒋介石所谓四十八小时后有惊人举动,是指歼灭我中原部队而言,蒋于月中下令聚歼不许漏网。昨宥(清末民国为了节省电文字数采用韵目代日法,“宥”指26日。——编者注)起实行攻击,我中原部队不得不起而自卫。这一自卫斗争是否能不受严重损失,现尚不能预计。请对外广泛揭露国民党之阴谋。”(《毛泽东军事文选》第3卷第303页)显然,毛泽东对战局了如指掌,正在怀着十分忧虑的心情,考虑如何作战,如何发消息揭蒋阴谋。

第三天(6月28日),毛泽东收到了中原战场王树声部用电报发来的在战斗中缴获的蒋介石的“密令”。这可是颗重磅炸弹。

第四天(6月29日),新华社发出了第一条消息:“蒋介石实行新‘围剿’计划,蒋军开始猛犯中原,我各路军民奋起自卫,宣化店周围战斗激烈。”(延安《解放日报》标题)。消息除揭露国民党破坏停战协议、26日拂晓分6路合围宣化店的事实外,主要是披露蒋介石的包括5项内容的密令,称我军为“奸匪叛军”,要求他的部队“一举包围歼灭”“严防个隙潜窜”。当时,全国包括各民主党派、社会各界人士在内的反内战高潮蓬勃兴起,美、英等西方国家一些和平人士也不断呼吁中国制止内战。蒋介石密令一公布,立即引起了国内外的极大震动。

消息发表第二天(6月30日),国民党宣传部长彭学沛连忙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声称“政府仍请马歇尔将军继续调停,期待和平解决”,在记者追问下,他竟厚颜地说“国军不对共军采取行动”,如有战事是“共军进攻国军”,“不能不加以抵抗和驱逐”。这不仅是掩盖真相,而是颠倒黑白,嫁祸于人了。

接着(7月1日),在南京的中共代表团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严厉驳斥彭学沛的谈话。新华社在播发这一记者招待会消息时说,在反内战声浪中,“国民党当局不得不发表一个声明,装着政治解决的姿态。但国民党当局在实际行动上正在积极扩大内战,例如国民党军围歼中原中共部队的战事已经开始。”“彭学沛讲话中包含着扩大内战的借口,更值得严重警惕。”在中原战场,炮火连天,鏖战正急;在宣传战场,同样是唇枪笔战,针锋相对。

新闻与保密的平衡

这时期,人们很关心的是前线战况,也就是被30万大军包围的5万多人的命运如何?我党我军采取什么对策,是坚守还是撤退?是浴血奋战还是突出重围?已发消息只字未提,只是笼统地说“敌猛烈进攻”“我坚决抵抗”。这些天,人们都在焦急地甚至提心吊胆地等待前方的消息。第九天(7月5日)新华社终于发出了一条突破性新闻:我军一部突破包围圈转移至平汉路西。消息重点仍是揭露敌人的嚣张气焰,但透露三点信息:一、我军对策是突围;二、突围重点方向是鄂豫陕边界一带;三、《解放日报》用此消息时标题用“安全转至路西”,加了“安全”两字。这虽然可以让人们在严重局势面前喘口气了,但暴露了军事机密,突围部队仍有再被包围的危险。为了部队的安全和战斗的胜利,保守军事秘密是军事宣传的神圣原则。为什么这个时候敢于播发这样的消息?毛泽东在同一天给在南京的周恩来,在北平的叶剑英、李克农的电报中说:我五师已脱危险期,到了随枣南北地区,堵兵甚少,追兵不力。我军休息数日后,即可自由行动。为时局好转,则在国民党不追不堵条件下可以退到华北;如时局坏转又堵又追,该部将在广大区域自由活动,以求生存。(《毛泽东军事文选》第3卷第322页)这里说的“五师”,即新四军五师李先念部队;“随枣南北地区”即湖北省的随县、枣阳一带。这份电报说明,这条消息是在毛泽东判明“已脱离危险期”发的。这既保守了军事秘密,保证了部队安全,又不失时机地发布了前线的真实战况,以正视听,以安民心。这在新闻与保密关系的处理上堪称范例。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