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全球意识的价值取向

以思想性提升党报舆论引导力

非领导权力”的“服众能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晚报早出”

“汤姆森-路透”并购案影响分析

解放战争报道是怎样开始的

海洋新闻与公众海洋意识

当我们隐去了记者的身份


新闻界“晚报早出”争论述评

         陈国权  幸培瑜

 

回到吸引记者赴大连采访的原点—在当前报业竞争的环境下,以大连为样本,回顾“晚报早出”这一似乎已远去的重大话题,重审其在报业发展上的经验、教训以及意义。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是中国晚报发展的黄金期,此后,由于都市报的兴起,晚报的生存空间被侵蚀,一些晚报求存图变,改为早出。根据统计,到2002年,全国147家晚报,已有108家改为早出。由此,近十年来,有关晚报早出的讨论一直持续。

从实践中看,晚报早出并非晚报“复兴”的充要条件,因此,对晚报早报的优劣势的争论似乎已不重要;关键的,是其后的体制改革与机制创新。

重新审视“昨夜今晨”的重要性

由于晚报早出主要是出报时间的改变,有关晚报早出的争论也主要集中在时效方面。 许多反对晚报早出的研究文章都认为晚报的重要优势是“时间差”,是拥有“昨夜今晨”的新闻,这是晚报的核心竞争力。黄雄、唐弦2006年6月在《青年记者》上发表了《晚报早出,遗弃的优势》说“刊登当日新闻,将当天午前和午后的重要新闻见报,这是晚报优势所在,是任何日报都占据不了的优势,晚报应该充分发挥这个独有优势。”

而支持晚报早出的文章则认为晚报所谓的“时间差”无甚意义,西安的陈克宁2005年2月在《传媒观察》撰文《都市报晚报谁主沉浮》中说:“从理论上讲,这段时间差一般有十一二小时之久。但实际上,从午夜后到清晨前的数小时中,本地新闻发生频率常常近乎于零。”他还举了数据来证明:“上海《新闻晨报》和《新闻晚报》曾作过统计,两张报纸的消息稿近85%都是发生在早上9时以后,除了因时差可在国际、体育新闻上抢到一些最新消息外,晚报并没有多少优势可言,反而在最要命的本地新闻上处于后手。”

一方说昨夜今晨是晚报的一大优势,是核心竞争力,另一方说昨夜今晨已没有什么新闻,基本上涉及到晚报早出的研究文章都避不开这个关键点。两方的道理都好象很正确。理论上的争论也代表着实践中晚报的茫然心态:晚出,昨夜今晨没有什么新闻;早出,又丢失了“时间差”的“核心竞争力”,容易陷于早报的同质竞争中。“时间差”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好像也不是什么“核心竞争力”。

“时间差”到底重不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近几年新媒体的蓬勃发展对此作了解答。

在新媒体实现大面积覆盖之前,时效性确实是报业竞争的一大锐器。对于当时的日报而言,昨日新闻的条数,所占总新闻数量的比率是衡量日报是否具有时效性的重要标准;晚报则更进一步,由于下午出版,那么,部分“今晨”新闻则是体现晚报时效性的指标。与当时的日报相比,这绝对是晚报的“核心竞争力”。许多文章坚持晚报核心竞争力是昨夜今晨新闻,在部分新闻的时效性上确实能超过日报,这在当时的媒介竞争环境下,确实有道理。

但随着媒介大环境的改变,对这个“核心竞争力”必须重新考量。新媒体高速发展,在时效方面一般都以分秒来计,任何新闻一发生,人们可能从各种渠道迅速获知,包括网络、手机、移动电视……几乎所有的新媒体在时效性上都超越了报纸,包括日报和晚报。这样一来,如果还把“核心竞争力” 拿来仅仅和日报相比,局限于报业范围内,那就显得狭隘化了。

在新媒体条件下,时效性难以成为报业的竞争优势;读者看重的,不再仅仅停留于“快而新”的信息,更看重报纸的贴近性、实用性、解读性。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