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信息终端的战略价值

做大做强新闻网站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媒体渠道变革

泛娱乐化浪潮与主流价值观传播

在重大采访中体验数码摄影

奥运赛前报道策划与组织

做首席记者:激情与挑战


在重大采访中体验数码摄影

       查春明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数码摄影开始进入中国新闻摄影领域,引发了新闻摄影的数字化革命。从第一台200万像素专业数码相机,已经发展到今天有效像素达到1670万的专业相机,在众多突发、重大新闻事件采访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数字化照片与数码相机相伴而生

数字照片和数码相机的问世,经过了一个短暂而又漫长的过程。 在计算机还未出现的上个世纪20年代,英美两国的科学家就己经可以将照片进行数字化处理,并通过海底电缆在伦敦和纽约之间传送。尽管传输的速度慢,照片品质也不高,但这毕竟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尝试。

到了1957年,美国国家标准局的一位科学家将儿子的照片扫描输入计算机,这是历史上电脑和图片影像结合应用的最早尝试,使原来仅用来进行数据处理和算术运算的计算机进入了数字影像应用的新时代。

1964年,美国航空航天总署(NASA)进行的无人太空探测计划,将数字摄影技术向前推进了一大步。科学家们在太空船上安装了摄像机以拍摄火星表面的影像并传回地球,这可能就是世界上最早将影像数字化的实际应用。

数码相机最早出现在美国,它最初只限于在军事和国防领域使用。随着数字技术的进步,数码相机逐渐转为民用并不断拓展新的应用领域。数码相机最初投入实际使用,是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那时使用“玛维卡”数码相机还要随身背上一个大背包似的存储器,操作起来非常笨重。1991年推出世界上第一台轻便数码相机,从此,人类摄影史开始进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第一代专业数码相机

1998年夏季,中国南方大抗洪。南起长江北到嫩江、松花江,陆海空和武警官兵奋战在抗洪第一线。我作为新华社军事记者,责无旁贷地投入到抗洪第一线。出征之前,摄影部为我配发了刚问世不久、价格昂贵的第一代专业数码相机,当时还不知怎样使用,拿在手里不知所措。我曾仔细端详过这台高科技产品,发现它机身体积很大,机器的上半部佳能机身和下半部数字机身几乎相等,显得有些笨重,拿在手里,就像士兵手中端着一架“重机枪”,非常威武。

使用中我还发现,这台机器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由于不是全画幅取景,拍摄时要损失不少镜头焦距;白平衡也不准,拍出来的数码照片不是偏红,就是偏绿;噪点大,高光部分很容易曝光过度;镍氢电池存在记忆,电量总是不能充足,拍不了多少张照片就没电了。

现在看来,第一代专业数码相机虽然有着种种缺陷,当时它确实发挥着神奇的作用。当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位于长江边的湖北省嘉鱼县陆溪镇大堤出现管涌,大堤危在旦夕。灾情就是命令!海军陆战队数百名官兵迅速扑向大堤,我也快速操起这台佳能数码相机紧随部队而去。在救灾现场,抗洪勇士们冒着闷热的高温,抗沙包、抛石块,英勇无畏、艰苦奋战,誓与大堤共存亡,场面非常壮观和感人。这些场景都被我收入数码相机之中,尽管它拍摄的照片像素底,数据量也不大只有几百K,但是确能满足当时新华社发稿的要求。

为了及时向北京总社发稿,我没有恋战,抓拍到一些精彩镜头后,迅速将拍摄的十几张数码照片编辑到笔记本电脑里,用小镇上唯一的一条全国直拨电话线在第一时间传回总社。其中,照片《海军陆战队员奋力堵管涌》刊登在第二天的《人民日报》上,令参加抗洪的官兵们大受鼓舞。

然而,其他媒体的摄影同行由于没有数码相机和图片传真机,只好等到第二天乘车3个多小时,将拍完的胶卷送到武汉市冲洗放大,然后再托民航航班把照片带到北京,当这些照片送到报社编辑手中的时候,新闻时效大打折扣,刊登出的照片已经时过境迁了。

“数码”伴我拍军演

2005年8月,中俄首次联合军事演习成功举行。肩负着神圣的和平使命,中俄两国军队近2万名陆海空三军官兵携手并肩,分别在中俄两国境内进行了一场轰动世界的和平行动。

我虽然多次参加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但深感这次联合军演非同一般。自2005年6月接到采访任务后,我信心百倍,摩拳擦掌,盼望着早日投身到炮火隆隆、硝烟弥漫的演习现场。

为了完成好这次摄影报道任务,确保新闻图片的拍摄质量,我积极向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建议,希望选用佳能公司最新推出的一款专业数码相机,它的优势在于它的有效像素可以到达1670万,而且照片色彩准确,最大优点是电池特别耐用,非常适用于野外演习现场连续拍摄。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