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信息终端的战略价值

做大做强新闻网站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媒体渠道变革

泛娱乐化浪潮与主流价值观传播

在重大采访中体验数码摄影

奥运赛前报道策划与组织

做首席记者:激情与挑战


全球版和地方版的运作

作者:《福布斯》1998年推出全球版。您能否讲讲全球版和一些地方版分别如何运作?全球版、海外版和美国版的关系怎样?它们之间如何合作?

蒂姆·W·弗格森:总的来讲,它们都是独立运作。全球版除了从美国版获取一些素材外,自己也制作不少内容。各海外版既可以从全球版或美国版中获取资讯,也可以自行采编内容。全球版是福布斯公司的全资子媒体,而特许海外版则由我们的授权合作方独立拥有,并不属于福布斯公司。

作者:是许可权而不是所有权?

蒂姆·W·弗格森:没错,所有这些海外版都是经我们授权经营的,而不是双方共享所有权。

作者:据我所知,《福布斯》于1995年在香港出版了一个中文版,后来停刊。英国人胡润为《福布斯》做了四年排行榜。到2003年,《福布斯》设立上海办事处并自行制作每年的排行榜。看来发生了不少变化。为什么?

蒂姆·W·弗格森:中国可算是世界上最宏大的商业故事,我们不会也不想置身其外。任何人都应该更早地进入中国市场。对福布斯家族来说,什么时候进入是个商业决策。我认为,作为一家公司,当时(2003年),我们在内容采编和经营方面准备就绪,因此势在必行。到2003年,我们已经准备好要在中国设立办事处,并且在中国四处采访做一些自己的报道。作为成立该办事处的一个派生物,我们自己运作的“中国富豪榜”也出炉了。如今我们和《福布斯》中文版的当地合作者一起运作这个项目。上海办事处负责人罗素·弗兰勒里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作者:现在中国的商业刊物市场已热火朝天,请问您是怎样看这个市场的?我有几点担忧,首先,可能没有那么多真正有价值的公司去报道;其次,信息不是很透明,特别是一些国有企业不愿意披露信息;第三,很多普通人真正感兴趣的还不是“财富创造”,而是一些像社会新闻那样情节性很强的故事。您怎么看?

蒂姆·W·弗格森:市场会告诉我们一切的。我们喜欢竞争。正是竞争让商业信誉得以保持,告诉投资者该在某些领域投资多少。竞争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我认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投资高手最大的秘诀之一就是:当其他人都以为饱和的时候,他们反而能从中发掘商机。得有一定的企业家天赋才能发现,市场并非如大家想象得那么饱和,毫无机会。所以我觉得,竞争越多越好,它能提高产品质量—对我们所有参与者都有好处,对中国也有好处—因为竞争会带来更大程度的开放、更高的透明度以及其他方面的改善,创造一个更为良好的商业氛围。

尽管中国市场现在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认为,有更多的经济记者去搜集准确的资讯,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作者:那么您对《福布斯》中文版有什么期望?

蒂姆·W·弗格森:他们有自己的目标,我希望他们能办得很成功,但要知道它是一家独立公司。如果您所指的是我们的特许中文版《福布斯》,由于它是独立运作的,他们有自己的目标,由我来说他们将要或该是怎么样,并不合适。

作者:《福布斯》是一家私人公司,这会影响到采编的运作吗?

蒂姆·W·弗格森:如果说有影响,那就是我们不是上市公司,所有没有什么特别理由《福布斯》得报道自己。但如果是公众企业就不可避免要报道我们自己。当然,我们有时候也会报道私人企业,但是很多私人公司我们连提都没提过,因为我们的读者没有投资这些企业。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就不是非得写点关于福布斯公司的文章不可。福布斯公司的前景如何,对读者没什么影响,没有读者会因此赚钱或亏本。

作者:您认为,在接下来的5-10年,《福布斯》的发展方向在哪?

蒂姆·W·弗格森:我认为,我们能跟得上世界经济格局转变的脚步,特别是在中国,还有印度、中欧、东欧,以及中东和非洲一些前景不错的地区。所以我们必须确保在那些地区有足够资源使我们能够报道那片世界的变化。今后5年内,我希望我们对刚才提到的那些地方进一步改善报道,如果同特许海外版的当地运营商的商业合作关系证实是成功的,那就为我们在这些地方打开了大门,我们能籍此在这些地方构建《福布斯》的采编资源。上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部分是因为《福布斯》中国版的存在,我们得以在那里建立起得力的采编团队。如果我们在世界各地都能建立起类似这样的成功合作关系,那么这将成为发展《福布斯》的一种模式。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