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信息终端的战略价值

做大做强新闻网站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媒体渠道变革

泛娱乐化浪潮与主流价值观传播

在重大采访中体验数码摄影

奥运赛前报道策划与组织

做首席记者:激情与挑战


跟上世界经济格局转变的脚步

—访《福布斯》执行总编辑、全球版时任总编辑蒂姆·W·弗格森

 

         栋

 

《福布斯》的关注点

作者:首先,请您介绍一下《福布斯》的整体办刊理念,特别是与《财富》这样的同类刊物的不同之处。据我所知,《福布斯》以财经人物为主要写作对象。

蒂姆·W·弗格森:我们和《财富》至少在几个方面不一样。

首先,《福布斯》寻求一种独特的叙事方式,譬如其他人尚未发现的一个观点或切入角度。包括寻求其它刊物还没挖掘到的人物或公司故事。我们努力吸引读者,让他们乐意选购我们的刊物,因此我们必须提供和竞争对手不同的故事。一般而言,《福布斯》不会拾人牙慧。

其次,和同行对手相比我们对财富的兴趣更大。我们在报道经济,而经济之道最终落到财富的创造。所以我们首要关注的是那些成功创造财富的人或行业,以及不明智地带来财富流失的人物或经营。

我们报道商海的沉与浮,真正的关注点是那些事件的关键主导者本身,而不是对一个题材泛泛而谈、平铺直叙,做一些平庸的所谓调查性报道。我们聚焦主要人物。举个例子,当所有人都在大写特写“服装配额”的终结对中国和世界商业的影响时,我们的焦点放在服装工业的某位大腕身上,通过其视角来讲述这个新闻故事。我们更着力挖掘新的故事,寻找新的财富创造者,因为希望能帮助读者赚钱。我们得告诉他们其他人还不知道的东西,这样他们便可以捷足先登,享受成功致富的乐趣;或者避免在展翅高飞时失足跌得粉碎。

作者:就您的观察,在亚洲和美国,读者的关注点是否不一样?

蒂姆·W·弗格森:总的来讲,亚洲人更关注科技报道。和欧洲一些国家的读者相比,他们对证券市场更感兴趣—传统上,欧洲很多地区的经济更多地是由家族企业推动的,譬如德国。所以在亚洲,我们会做更多关于股票交易、股票估价的报道。交易者是市场的核心,但正如你所说,他们关心的不是如何打造一个大公司。我们并没有把许多注意力放在证券市场的交易部分。我们偶尔会报道纽约证券交易所以及世界各地的证券交易所,譬如新加坡、香港。我们时不时会做这些题材,因为我们知道全球的大企业家们都需要利用这些市场,他们需要这些市场高效地发挥作用。但我们并没有太关注证券交易的细枝末节。

西方文化论辩的某些内容可能在欧洲和美国很受关注,但亚洲有着自己根深蒂固的独特文化。举个例子,我们在美国和欧洲会经常报道一些诉讼—诉讼在美国非常重要,在欧洲也日益重要。但在亚洲,我们可能较少涉及这些内容,因为这并不是最受关注的问题。

作者:您如何看待三大商业杂志间的竞争,即《商业周刊》《福布斯》和《财富》在中国的竞争?

蒂姆·W·弗格森:这几份商业杂志一直尝试在亚洲和欧洲出版相似的刊物,以便既满足全球读者的需求又与每个地区都有很强的相关性。我相信比起我们的两个竞争对手,《福布斯》更加注重全球版的外观。我们亚洲版的封面通常与欧洲版不一样。还是调整了内容,令其与所在地区更为相关。

我们对全世界范围内财富创造的关注形成一个具有普遍吸引力的平台—全球的商务读者对此都感兴趣。如果只是关注东南亚或者北欧某个产业的竞争,那么地球另一边的人们可能没兴趣去读这些文章。但是当我们的大多数文章是写商界巨子,譬如亿万富翁等等,世界各地的人都会去阅读。举个例子,如果我们某期亚洲版封面上是一个泰国啤酒业亿万富翁,这样的内容不仅亚洲人爱看,在欧洲,即便没买过他的啤酒的人也会想知道这个控制了亚洲一个大市场的巨贾的故事。正是这样,我们的杂志对世界各地的商务读者来说都具有很强的相关性。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