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信息终端的战略价值

做大做强新闻网站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媒体渠道变革

泛娱乐化浪潮与主流价值观传播

在重大采访中体验数码摄影

奥运赛前报道策划与组织

做首席记者:激情与挑战


财经报道中隐匿的“媒体审判”

       李隽琼

 

在市场经济蓬勃发展和信息化社会到来的今天,财经类媒体、财经新闻版面迅速崛起。财经报道的视野正向引人关注的交叉领域拓展,而揭露财经界丑闻已经是各财经媒体和财经版面竞相追逐的对象。财经新闻报道在进行舆论监督的过程中,也面临“度”的把握。

但当前我国的一些财经报道中的“媒体审判”有着区别于其它类型报道的特质:它的“媒体审判”不易察觉,具有潜伏性,而这种隐匿性极易引发各种类型侵权纠纷,亦是目前媒体从业人员在实践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倾向性问题。

财经报道“媒体审判”的隐匿性

学界和业界开始关注“媒体审判”问题,源于一些法制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中存在十分明显的媒体审判的表现形式,媒体直接为当事人定罪,所造成的舆论环境严重影响到司法公平审判,因此引起了学界和业界深刻反思。

但引起关注的法制、社会新闻中的“媒体审判” 通常表现为显性,而财经新闻报道中表现更为隐性:它们可能并不直接抨击对象,由于隐秘而不露声色,因此它们不易为人察觉和分辨,但其弊端和危害绝不亚于其他类型的新闻报道中的“媒体审判”。

2006年末,民营石油公司天发石油董事长龚家龙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而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案件牵涉两家上市公司,且案情复杂,公安部门对该案件调查仍在继续……笔者以2006年12月24日(当日,龚家龙案首次被媒体曝光),至2007年2月28日之间,在财经类报纸和都市报财经版面上公开发表的50篇媒体报道作为研究对象时发现:当前某些财经新闻中“媒体审判”的具体表现为三种主要形式:无处不在的“消息人士”;不审慎的揭短报道;以及凭蛛丝马迹揣测案件结果等。

1. 无处不在的“消息人士”

匿名信源是新闻报道中慎用的报道来源,但在近年来关于财富人物落马的财经新闻报道中,频繁使用诸如“知情人士”“消息人士”和“内情人士”等匿名信源却成了报道常态。

媒体近期关于龚家龙案件的报道中,由于龚家龙本人突然与外界失去联系,案件内情仍属于秘而不宣阶段,“匿名信源”更是被超常使用。初步统计,在笔者搜集到的50篇相关报道中,有超过100处使用匿名信源,也就是说,每篇报道平均最少两次使用过匿名消息来源。

例如,“知情人士透露,在龚被带走之前的12月20日,湖北省有关方面召集天发所涉9家债权银行在武汉开会,协商解决天发债务问题。……目前,龚家龙涉嫌经济犯罪的具体情节尚未公布。但有消息人士向本报透露,今年3月份龚即已被有关部门限制出境,且已多次遭遇债权银行起诉,此次被抓则可能与天发集团侵占旗下上市公司的资金有关。另有接近内情的人士透露,龚此次被抓主要原因,可能与涉嫌侵吞国有资产以及操纵股市有关。至于是否与其产权争端有关,尚不得而知。”(《21世纪经济报道》《龚家龙劫数天发烂账使荆州成金融重灾区》, 2006年12月25日)

2. 不审慎的揭短报道

在追求报道可读性和轰动性的“蛊惑”下,有些媒体常常不顾公正客观这种媒体应当恪守的立身原则。龚家龙案件的报道中,夹杂着个人评价的揭短报道不断浮出。例如,“龚家龙早期一位朋友告诉记者,龚是一个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的工作狂,这导致他少有真心朋友,只有早期时在其他领域有几位交心的好友,但因其后来沉迷于自己的‘帝国’,龚家龙早已远离这些朋友。”(《新京报》《民营油企第一人浑身性格缺陷》,2007年01月03日)

实际上,没有事实依据的揭短报道很容易使得媒体沦为被“反对派”利用的舆论工具。在龚案被媒体曝光的第24天,石油商会发布的公开声明显示,门派林立的民营石油商之间积怨颇深,而在上述报道中“龚家龙早期的一位朋友”提供的评价是有严重倾向性的。从案件来看,这种夹杂个人评价的评论对媒体的报道推进并无裨益,因为它与龚家龙此次涉案原因本身并无关系。

3. 凭蛛丝马迹揣测案件结果

在审判进程中,当结果尚未明朗之际,如果不熟谙司法程序,媒体很容易将自己陷于“危险境地”,而标志性举动就是他们没有事实依据地揣测案件结果。

龚家龙案立案后,因其案件复杂性,有关方面至今并未给出任何结论性审判,但一些媒体的报道中已经让他提前“谢幕”。例如:“被拘13天后,龚家龙还有机会吗?法庭或将是他人生中最后谢幕的舞台。新年伊始,本报记者从数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就在龚家龙被拘前后,包括荆州市某政府官员、天发集团原高层在内的数位龚家龙案中关键人物,均受到了湖北省公安机关的传唤和调查。‘其中,很多人的电话从2006年12月22日起到现在就一直都打不通。’1月2日晚,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由于龚家龙出事,天发集团现在几乎所有的高层都很难联系上。‘有些人因为身涉其中,据说已经潜逃。’种种迹象表明,围绕龚家龙经济犯罪的调查面还在进一步扩大,龚家龙以及天发集团的危机还远没有结束。……‘绝不排除龚家龙可能已经将大量资金通过分公司的形式转移出去了。’知情人士分析。” (《21世纪经济报道》《天发掌门人龚家龙被拘新版本:巨额资金出海》, 2007年01月04日)

在上述文字中,仍然是借助匿名信源的“知情人士”的判断意图为龚家龙案定案,而定案的依据竟然是“种种迹象表明”。这种夹叙夹议叙事方式,有可能为以后的企业与媒体之间的纠纷埋下隐患。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