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记者遭遇暴力与镜头暴力

□   维

 

近年来,不知是记者遭遇暴力的事多了还是关于记者遭遇暴力的事的报道多了。反正觉得记者被打的事多了起来。最近,从媒体上就看到了好几起记者被打的报道。除了对记者遭遇暴力的事件进行客观报道外,媒体还对行业性的危险做了渲染,无论是在网上还是传统媒体上都能够看到关于记者被打的统计和全球范围内记者死亡的统计,有的媒体甚至将记者与警察等并列为危险行业。

说到危险,记者这个行业似乎总是与危险相伴的。远的可以从黄远生、林白水们讲起,近的则有山西一记者被打致死资为证明;国际上则有若干死于种族冲突和反恐战争或恐怖事件中的记者们。

记者这行有风险,但要说记者有和警察一样遭遇暴力的风险,实在让人觉得可笑。警察面对的是犯罪,风险几率是绝对的;记者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生活,如果遭遇暴力的几率与警察一样,那是否就意味着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高度暴力化的社会?

不是!

社会生活中存在着暴力,人性中存在暴力,记者的工作就会绝对遭遇暴力,这是个一般性的推理。且不说采访非法的矿主会遭遇暴力,就是在街头采访一个随意吐痰的行人,弄不好记者也会挨上一拳。问题是这种遭遇暴力的可能有多大,我们对近年记者遭遇暴力的原因有没有经过科学的分析。

我倒觉得,近年记者采访的攻击性呈强化的趋势,是记者采访遭遇暴力的一个原因。

舆论监督功能的加强,是一个普遍趋势,是媒体社会责任意识的体现。但不用说,监督就不如唱颂歌受欢迎。舆论监督,记者与采访对象之间是一种对抗关系,这也就增加了记者遭遇暴力的可能。再有,一些媒体为了树立自己的舆论强势形象,树立自己栏目的品牌形象,也在有意地渲染自己的媒介权力形象,强化自己的暴力征服力量,刻意渲染采访时记者的攻击性。在这样的语境下,被采访方成了被制服,被摧毁,被逼到墙角甚至置于死地的困兽,那么以暴力相向似乎是一种合乎逻辑的反抗。

暴力往往是非理性的产物。试想,当一个人,面孔的特写镜头被夸张到都有些变形时,他对镜头攻击的心理承受能力怕是也该崩溃了吧?

而且有的时候,一个人、一个家庭往往被突然闯进来的记者和摄像机粗暴地置于一个难堪的境地,原因可能是你家的水管漏了水,你接受了别人的一笔捐赠,你摸到一份大奖,你突然被告知有一个多年失散的亲人或者朋友在思念在寻找你,你可能是哪对年轻人当年那场风花雪月的私生儿,你的生活于是不再安静,日子一塌糊涂。

媒体对于个人私生活领域和个人、所在的公共领域不加区分,对于个人私人行为和个人公共行为报道没有清楚的界限,以充足的理由但却是粗暴的方式介入个体生活,在新闻界越来越普遍,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不得人心。有的甚至故意在采访时安排多台摄像机,不仅报道采访对象还对记者是怎样采访的大加报道,恣意铺张,以强化镜头的攻击性,体现媒体的“权威”。有人骂这是没教养,我宁可把这称为转型期媒体人文修养的缺失,也不愿意用“没教养”这样的词侮辱自己的同行。

但我想,当我们炒作记者被打,媒体遭遇暴力的时候,如果留一份清醒,看看镜头攻击性给我们新闻行业形象带来了什么样的整体伤害,多思考一下怎样用我们的笔、话筒、镜头、摄像机记录、讲理,怎样使记者的采访行为首先合乎一个现代公民的行为规范,更为必要。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