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对流程重组困境与对策的思考

         垒  吴长伟

 

流程变革并不是一件易事,但我们可以通过梳理各个媒体在流程变革上的得失,找到变革的难点,发现一些媒体在实践中的解决方案。或可为其它媒体的相关改革提供借鉴。

难点一:有效沟通

现代报业的流程变革本质上是一个从“作坊式”生产到“大工业”生产的流变。有效沟通也因此显得极为重要。

如何解决“采编分离”后可能带来的沟通问题?从媒体实践看,首先是建立有效的交流机制;其次是合理设置层级。

《现代快报》流程改革后一个直观特征是各种会议明显增多。从中午1:00的采前会开始,直到版面编辑完毕,整个工作时间被各种会议覆盖:中午1:00的采前会结束后,各总编助理碰头“分题”,随后,各编辑部开会确定每条新闻线索的跟踪人,接着,编辑们会就重点稿件与各部主任或记者碰头,下午5:00,编辑们还会在编前会上进行汇报。虽然会议不断,但大部分会议持续时间并不长,一些“碰头会”更是只有几分钟的时间,频率高、时间短。与此同时,一些重要会议则尽可能扩大覆盖面,让更多人参与。

在流程改革前,《现代快报》采前会和编前会的参加者都是部门主任与相关领导。各种信息只是在小群体之中反复循环。流程改革后,采前会得到空前强化,所有与新闻有关的采访部门主任、版面编辑、编委、总编助理和副总编全部参会,线索一经提出,不仅立即在会议上得到讨论,并且随即指定具体的牵头人、采访人、跟踪人,信息流从值班总编到版面编辑贯通无碍。

合理设置层级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把握好分寸。

2003年之前,《现代快报》的采访部门庞大,一个采访部门主任手下十几名记者。每天上午11:00召开采前会,采访部门主任报告新闻线索,然而,到了晚上编辑时间,仍会有许多重要稿件突然出现,线索漏报现象严重。2003年后,《现代快报》进行扁平化改造,将部门打散、虚化,每个部门平均的记者数量降为3-5人。打散的部门在信息沟通的效率和时间上得到极大提高。

与《现代快报》相反,《新华日报》则通过重新确立层级提高沟通效率。2006年上半年之前,《新华日报》弱化部门主任的管理职能,每天早上8:00的策划会,总编直接与记者面对面,记者们出于种种原因能躲就躲。流程调整后,每天的策划会改为采前会,由各部主任参加,部主任面对总编汇报选题。沟通效率因此大为提高。

各报情况千差万别,自然没有一定之规,但使层级的设置更为合理,并非教科书似的一味追求某种固定模式,对强化沟通意义重大。

难点二:权力分配

毋庸讳言,流程的每次变革往往也是权力的再分配。从“采编合一”到“采编分离”意味着权力更多从记者流向编辑,部门的强化与弱化也意味着权力在上下左右间的游走。

纵观各家媒体流程变革的走向,权力重心的所在虽然并不一致,但权力的总体分布正从集中走向分散,把握权力的平衡显得日益关键。

1995年和2006年为两个时间节点,《新华日报》进行了两次重大的流程调整。1995年前,权力集中于出版部的编辑室,总编签发的稿件用哪个,怎样搭配,都由编辑室统筹,总编辑被架空。1995年后,权力上收,所有稿件全部需经总编审阅,总编亲自组版。在这种流程安排下,部主任的把关职能被抽空。2006年下半年之后,流程再次改变。各个专版实行采编合一,明确相关部门直接对版面负责。新闻版实行采编分离,新成立新闻编辑中心,统一处理5个新闻版稿件。

《新华日报》的流程调整,看起来是权力下放与上收的变换,实则是从集中到分散的演化。权力无论是过于集中于哪个环节,都不利于总体的平衡。

2003年之后,《北京晚报》逐渐形成了以责任编辑为轴心的编采合一制。其流程演变的趋向是加大编辑的权责。然而,《北京晚报》副总编谢星文却逐渐有了新的担忧,“原创新闻是报纸的生命线,如果记者都想做编辑,这显然不利于互联网时代的报纸”。《北京晚报》“下一步的调整要让采编更偏重于采,记者队伍还要加强。”在《现代快报》编辑部,总编助理袁亦敏感地纠正我们关于“编辑指挥记者”的提法,“只能说是商讨”。即使在目前采编流程更偏重于编的情况下,袁亦依然认为,相对而言,记者还略显强势。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