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市场竞争中流程的分化与整合

上个世纪末之前,技术是报业流程变革的第一推动力。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1999到2000年前后,中国报业迎来一次业务流程再造的高潮,这一阶段,中国报业由被动变为主动,不断通过业务流程调整提高生产效率,满足读者需要。

采编合一还是采编分离?

这一时期,“采编合一”和“采编分离”以及与之相关的种种争论与尝试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

1986年《扬子晚报》创刊时,采编部门只有两个:编辑部和采访部。后来,当报纸不断成长,原有采访部中的条口逐渐发展为独立部门,这些部门有编辑又有记者,从采访到划版都在部门内完成。《扬子晚报》副总编辑戴平介绍说,那时,不但文体部、副刊部,包括新闻部也实行部门自采自编的编采合一制。

20世纪末,多数的中国报纸已经抛弃了简单的编采分离,以部门为单位的编采合一成为大多数报纸最重要的采编流程。

也同样在此时,一些大城市的晚报和都市类报纸竞争开始日趋激烈。压力一方面来自于对新闻质量的更高要求,另一方面来自于报纸版面不断扩大,发稿量在短时间内急剧增加。为了应对新的要求,不少报纸开始逐渐改变传统的以部门为单位编采合一制的流程,探索适合自身的采编模式。

以《北京晚报》为例,1998年之前,《北京晚报》实行以部门为单位、部门主任为编辑人的编采合一制。这一时期,各个部门有归属于自己的记者和编辑。记者采写稿件,首先交部门主任审核,部门主任审核完毕交给本部门的编辑排版。编辑将所有版面拼接完成之后,再交给总编把关。

1998年之后,《北京晚报》在地方新闻(北京新闻)的编辑流程上做了重大改革,重点是在部门主任之下设立责任编辑,一个部门负责2-3个版,每个版配备一个责任编辑。责任编辑一方面指导记者进行采访,另一方面也负责最后的拼版工作。经过不断变化调整,到2003年,《北京晚报》的采编流程已经稳定为以版为单位,责任编辑为编辑人的编采合一制。

关于此次流程改革的原因,《北京晚报》副总编辑谢星文说,“1998年之后,版面越来越多,部门主任疲于应付,没有足够的精力用于新闻的策划和组织指挥,设立责任编辑,可以把部主任的工作进行拆分,分流一部分给责任编辑。另外,设立责任编辑可以更好地发挥年轻人的积极性,让年轻人发挥更大作用”。

从以部门为单位的编采合一到以版为单位的编采合一,看似变化不大,实则是整个编辑思想的重要转变。它意味着报纸采编的重心从记者转移到编辑。在以部门为单位的编采合一下,编辑大体相当于排版员,新闻采访的策划与指挥权在部门主任手里,但在实际操作中,部门主任大多无力过多承担策划与指挥的任务,记者拥有相当多的自由。在以版为单位的编采合一下,责任编辑地位有了重大提高,被赋予策划和组织指挥新闻采访的重要职能。

就流程改革的方向来说,《北京晚报》试图采取一种以编辑为轴心的“大编辑”制。2002年左右,《北京晚报》在编辑部中分别设立“采访中心”和“编辑中心”,实行较彻底的“采编分开”。但这一尝试并不成功,很快,《北京晚报》又退回到以责任编辑为核心,以版为单位的编采合一。

总结分分合合的原因,谢星文说:“采编分离事实上是大编辑制。但由于历史原因,《北京晚报》形成了记者强、编辑弱的局面。好记者并不能直接拿回来做大编辑,大编辑奇缺。后来没办法,还是以原来的编辑升任大编辑,结果,编辑指挥不了记者,没办法起到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就搞了‘责任编辑制’,部门主任和责任编辑一起发挥作用。”

《现代快报》也在1999年改版时尝试过采编分开,但很快发现同样的问题:队伍年轻,编辑较弱,采编分离并不能完全实现编辑参与策划、组织报道的原初设想。和《北京晚报》类似,《现代快报》并没有完全依赖编辑实现组织指挥报道的职能,而是通过强化“采前会”“编委牵头”等一系列制度安排,协助编辑完成对报道的策划和组织指挥。

时至今日,采编合一还是采编分离的争论和探索依然在持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单纯的采编合一或者采编分离都不符合当下中国报业的实际,但重新梳理采编流程,建立以编辑为中心的采编体制则是较为一致的变革方向。

从单一流程到多个流程

2000年前后,都市类报纸进入到厚报时代,与此同时,全国的晚报纷纷改为早出,与都市报争夺市场。报纸急剧膨胀且在时间上高度集中的印刷需求难以同时得以满足,印刷生产环节能力的缺失开始反馈到采编流程上,不少报社结合印刷时间,重新设计和调整流程,形成若干条采编流程并行的局面。

《扬子晚报》从这一时期开始实行分时校版,与此对应,部分版面截稿时间提前一天,预拼版占所有版面的一半左右。

《现代快报》则从2002年开始,实行分时分类签版,将全部采编内容分为当日新闻、广告;非当日新闻、广告;专刊、副刊;突发新闻;外号、特刊等五类,分别制定不同的流程,将过去的单一流程划分为五个流程,对终签实行不同的时间段控制。

在这五类采编流程中还有细分,由于非当日新闻、广告和突发新闻都要和当日新闻拼版,所以在这三者中,非当日新闻、广告最早签大样,当日新闻最迟签大样,而突发新闻则随时签大样,交错岔开。专刊、副刊和外号、特刊不需要与当日新闻版拼版,可以单独印刷,《现代快报》在流程设计中使其有计划地提前签大样,平衡整个采编工作时间。

通过多个流程在不同时段上的并行,采编部门工作量在时间分布上也更均衡,为印刷的均衡生产提供条件。

流程刚性不断增强

随着生产环节对采编环节的影响与制约的显露。报纸印刷方式、印刷地点、彩版数量、印厂分布等等对采编流程和时间节点形成了倒逼。谢星文说,2006年《北京晚报》的分叠方式发生了变化,从16版、8版一叠变为32版、16版一叠,分叠的变化直接导致报纸清样时间的改变。“现在,我们必须把32个版面全部传齐之后,印厂才可能印刷。”

但时间不等人,市场竞争一方面使各报增加版面,另一方面,也使各报上市或“出街”的时间变得极为敏感。

戴平说,“扬子这么多年出晚报,实行了一年的一报两出为彻底改成早报做了铺垫,使得时间观念更为突出。”在谢星文看来,在《法制晚报》诞生后,《北京晚报》的竞争压力更大了。《法制晚报》一面市就积极拼抢出版时间,依靠比《北京晚报》早出摊半个多小时的优势,《法制晚报》在零售市场上奋起直追。

这种情况下,《北京晚报》在采编流程上任何一点延误都可能给对手留出足够生长的空间。几乎所有的晚报和都市报都同样面临类似问题。为了保证最终的面市时间,各报都对流程设计了严格的时间节点,甚至进行流程压缩。

就在记者采访当天,戴平正忙着设计一个新的流程规定,力求解决出版时间不够准时规范的问题。计划将下午4:30的编前会提前到4:00,而在去年下半年之前,这一编前会时间还是下午5:00。提前既是为了给记者补充采访留出更多时间,也是为了给印刷出版腾出更多时间。

作为采编流程刚性不断增强、柔性不断减小的后果之一,谢星文承认,抓时效的同时,报纸的内容质量有牺牲。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