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热词的冷思考

       昂

 

就《钱江晚报》而言,大约在2000年尝试着展开社区报道。那时采用的报道方法是:以整版篇幅,逐个对杭州城区(以后扩大到浙江省的主要城市)各社区的特色进行报道。其后,社区相关报道转入都市新闻部的日常报道中。现在,《钱江晚报》对杭城各个社区以记者基层联系点的方式进行联络。

社区作为城市的一个最基本的区域单位,其功能和作用越来越显现。社区新闻能否真正成为一种新闻报道的门类,乃至成为媒体的一个新兴的报道支柱,根本因素在于内容:社区新闻是否有与现有报道门类真正不一样的东西,社区新闻能否获得相应受众的归属感。

据了解,国外“社区”的出现,是因为族群的聚居和宗教的活动而自然形成。虽然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随着中产阶级迁移出大城市的中心区域,在城郊形成了许多新的社区或者小镇。这一社区变化,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曾迫使《纽约时报》不得不在报道内容和印刷发行上作出调整,以改变《纽约时报》在商业上的下滑。虽然这些社区或者小镇最突出的标志是中产阶级,但族群和宗教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正是这些因素,使社区生活变得更有内容和归属感,也使关于社区的报道有更强烈的认同感。

反观中国的社区,在一定时期,更多的是一种行政色彩。就《钱江晚报》报道经验而言,目前关于城市的本地新闻每天有八个左右版面。每天与社区有关的内容,单独组成一个版面,称之为“社区新闻”版,这样做完全可以。但将这些内容分解到各个报道门类和各个专栏之中,目前也恰当和妥贴。

就社区的现实状况,对都市类综合媒体来说,我觉得有两点需要注意。

一是在采集机制和报道力量调配上。《钱江晚报》以前有把部门谈版会开到居委会的做法,现如今,触角的基点则是在社区了。与以前和居委会联络不同的是,与社区的联络必须制度化。由于社区被政府赋予一定社会管理和服务职能,因此,在社区一定也产生报道内容。《钱江晚报》的做法是,一名本地记者与几个社区建立制度化联系,并把社区作为自己的基层联系点,来自社区的报道则按内容门类编排到各个新闻版面中。

二是相对于现在名义上的社区而言,因商业开发而形成的“某某花苑”之类的小区,更值得关注,它确实给报道带来新的内容。一个楼盘,其实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居住区域。在这一区域内,有我们以前的报道从未曾涉及过的内容,如业主权利、区域管理、业主与物业开发商关系等。此外,新兴居住区域的出现也会出现重要的社会问题。《钱江晚报》曾做过一个比较受欢迎的报道,针对的就是由于小区的封闭而致使城市一些公共绿地被割据,城市原居民对此颇有不满。而这一报道,就是源自于报纸对新兴小区的关注。更重要的是,新兴小区往往是由一些财富、教育程度相近的人来居住,而这些相近则会给城市的生活形态带来重要变化。随着城市的进一步改造和社会财富再分配,城市不同生活形态一定会逐渐自然形成,而这些变化则一定会给报道内容和发行带来重要变化。

社区,是一个热词。但将这一词汇挂在嘴边的频率,以及如何挂在嘴边,则要务实地考量。

风物长宜放眼量。诚如前所述,尽管社区这一形态目前是形式多于内容,但随着社会变革,内容更丰富的城市居住区域形态一定会出现。我们必须不断关注、不断审视,并随时作出相应的报道和经营调整。

(作者简介:吴昂,1988年起一直供职于《钱江晚报》,现为副总编辑)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