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人民群众信得过我们”

—新闻出版界委员谈新闻工作者职业形象

       本刊记者

 

有人说,两会召开期间记者最辛苦,3月16日上午11时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外记者,本刊记者在6点20分左右到达人民大会堂外,发现已有十多位记者在大会堂东门外排队等候进场,当日最低温度零下三摄氏度,在寒风中等了近两个小时,才获准进场。全国政协委员、作家梁晓声为记者的敬业精神和报道所感动,说出了心里话:“之前对记者有些成见,但参加今年两会以来,对记者刮目相看,对媒体肃然起敬。”

可以说,如梁晓声那样对记者有“成见”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为什么会对记者有成见,后来又为什么对记者刮目相看?由此引发对新闻工作者职业形象的思考,在两会期间,本刊记者就新闻工作者职业形象的维护问题采访了参加两会的新闻出版界委员。

“我们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

罗开富委员是经济日报社副总编辑,1984年1985年曾重走长征路。他说的这句话是以他的亲身经历为依据的。他说:“我每次到基层采访,包括重走长征路,只要能证明我是记者,老百姓都很关心,都全力支持。

“人民群众信得过我们记者,因为我们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替人民群众呼吁、排忧解难,使人民群众了解国家方针政策,我们讲真话。当时我走长征路的时候,当地老百姓知道我是记者,就对我讲心里话。发表的300多篇文章中,三分之一批评性的。

“人民群众有了委屈,有了一些想不开的问题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找报社、找记者。现在我每个月收到全国各地来的信有很多,有的信要求平反,有些反映情况的,有些受了欺负的。其中有一个电话是这么讲的,说你是罗记者吗?我说是。你怎么找到我的?他说我查114,我说你反映什么?听说你现在当什么官了,不知道您还喜欢听老百姓的声音吗?我说我本来就是一个老百姓,你讲吧,我还是当年的罗记者。”

李仁臣委员1978年进入人民日报社工作,曾任《人民日报》副总编辑,也是一位老记者。他说:“作为新闻工作者,我们把‘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作为座右铭。新闻工作者担负着社会责任,反映社会变化,笔墨跟随时代,反映时代进步,也反映发展中的问题。弘扬正义,批评邪恶。新闻工作者整体形象是好的,既继承发扬党的新闻工作的优良传统,又紧跟时代,面向世界,开拓进取,改革创新,表现出蓬勃向上的新鲜活力。人民群众信任我们。”

“我为什么回避采访”

少数记者为了个人私欲,违背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忘记记者的社会责任,搞起了有偿新闻,或有偿不闻。还有一些不法分子甚至利用人民群众对记者的信赖,打着记者的旗号,招摇撞骗,敲诈钱财。除此以外,还有采访作风不扎实,报道不够深入等因素也影响了新闻工作者的职业形象。

唐浩明委员是湖南省作协主席,曾著《曾国藩》等著名长篇历史小说,他说:“我尽量回避记者的采访,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一些记者带着预先设定的框架来采访,他们的提问在我这里不一定得到很满意的答复,就努力使我的回答朝着他的既定方向走;二是一些记者不一定很专业,提的问题很肤浅;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有时候记者会拿着我的话断章取义,从一句话中抽一两句出来,或刻意夸大其词,这样一来,我说的话在记者的文章中就变味了。还不好辩驳,你说你没说过,可是你确实说过。但是说的话应放在当时说话的背景、特殊的场合上去看,而不是抽个一两句拿出来说事。我很反感这种现象。”

赵启正委员曾任国务院新闻办发言人,接触过许多记者,他说:“我所接触的记者,绝大多数都在积极努力地工作,作息时间不定,遇到采访障碍还必须硬着头皮争取。但是也有一小部分记者的素质需要提高。

一是有些记者在自己领域内专业知识、技能掌握得不够。前段时间,有位记者就台湾问题采访我,但我在接受采访时发现,他对这段时间媒体上有关台湾问题方面的新闻报道并不了解,对一些重要人名、事件的反应很慢。我认为新闻记者随着年龄的增长、从业时间的增加,必须成为某一领域的专家。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