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没有提问的记者

——记者招待会的价值发掘

       本刊记者  陈国权

两会中,记者招待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源,今年两会期间举行了十五场记者招待会,每次记者招待会现场都会有几百名记者在场,但是举手提问的就只有几十人或更少,大概只占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能有幸当场提问的则更少,一般每场在十五人以内,只占现场记者人数的三四十分之一。对于其他没有提问的记者来说,如果纯粹是为了来听、看记者招待会的话,那么在电视直播上,可以看得更清楚些,在网络上还更直接明白些。

记者招待会现场这些没有提问的记者想在招待会上收获什么?对于他们而言,记者招待会的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本刊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全程观察了十几场记者招待会的过程,并在现场向一些记者详细了解。

为“第二场”招待会做准备

从这些记者招待会的现场情况来看,一场招待会实际上可以分为“两场”,招待会进行当中的正式提问和招待会结束后堵住发言人的追问。

追问体现竞争性。提问机会有限,而且对于记者来说,提问完全是被动的,必须等到主持人叫到你才能提问;而只要时机得当、方法得当,人人都有追问的机会。正鉴于此,每场招待会没有提问,却准备追问的记者不在少数。

从现场了解的情况看,想追问的记者大致有三类:一是一些记者明知在几百个记者中提问机会渺茫,也不抱任何希望,就事先准备追问,以获得需要的回答。二是一些广播电视媒体记者,需要直观的影像和声音支撑报道,必须有媒体记者与发言人的双向交流,否则无法使报道与众不同。三是一些记者的问题不太适合在记者招待会上正式提问,就只能追问。比如一些地方媒体记者的问题只涉及小范围就不好拿出来提问,只能追问。

追问方式有两种,一是招待会一结束,就直接冲到发言台前,向发言人追问。但由于中间隔了桌子和花盘,从现场情况来看,追问效果不佳,拍照还可以。《上海证券报》的记者苗燕就利用这个机会追问到马凯关于股市的两个问题,但回答只有只言片语。二是招待会结束后,到发言人的必经之路“堵”。这就需要把握时机和场合。

首先必须占据有利地形。十几场记者招待会,除了在西藏厅举行的集体采访中发言人从中门进出外,大部分的发言人都是从发言台的右手进出的,左边一般安排网络直播和摄影记者。那么,要追问就必须事先守在右手门边的过道边上,等招待会一结束就跳进过道,向发言人追问。3月7日,马凯的记者招待会上,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柴静比较巧妙,央视的技术转播设备设在右手门边的警戒线内,她就利用这个便利,一直坐在警戒线内等候。包括之后的几场招待会,柴静都利用这个便利,获得了几次追问机会。

当然不可能人人都有柴静那样的便利,对于一般记者来说,追问还必须早做准备。海峡之声广播电台的记者贺莹说:“准备追问时间太早也不行,站在那里半个多小时,人都站乏了;时间太晚更不行,等大家都挤在那里等了,挤都挤不进去,更别说追问了。最恰当的时机是当你看到有一两个记者站在右边警戒线旁边装作拍照不移动的时候,你就可以上去等候了。”

苗燕说:“追问声音一定要宏亮,以引起被问者的注意;追问的问题最好一句话就能让被问者明白,切忌追问时还说一大段背景,而且当发言人的一个问题刚回答完,你必须马上接下去问第二个问题,即使别人插问了,你也要坚持问完。”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