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媒体移动化是大趋势

党报提高舆论引导力的三个着力点

努力拓展“中国式民主”的新闻报道题材

聚焦报业流程变革

两会报道规范用语备忘

图表在财经新闻传播中的运用

环境新闻解析

假如你"跑口儿"社区


怎样依法保护自己的劳动

——论新闻作品版权的几个问题

    曹瑞林

一、 版权登记引发的版权问题

随着公民版权意识的增强,一个新的保护方式应运而生,这就是新闻作品的版权登记。经过版权登记是否就能够有效保护新闻作品的版权?

2003年6月18日,辽宁省版权局版权法规处的工作人员来到鞍山,为雷锋生前战友、摄影家张峻拍摄并珍藏的200余幅雷锋照片办理了版权登记手续。

对于张峻同志为雷锋照片进行版权登记的行为,各方人士看法不一。辽宁省版权局考虑到张峻维护版权精神可嘉,授予他“依法维权先进个人”。张峻因此成为辽宁省第一个获此荣誉的人。而2003年7月14日,一篇题目为“雷锋战友季增公开称不赞成雷锋照片注册牟利”的文章见诸报端。一时间,关于版权登记究竟是维权还是用雷锋照片牟利的两种观点发生争论。

张峻为雷锋照片进行版权登记的行为,涉及到以下三个需要明确的问题。

一是根据著作权法规定,新闻作品的版权依法自动产生,不需要登记程序。《著作权法》第二条规定:“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专家们一般也认为,版权随着作品的创作完成而依法自动产生,或随着作品的出版以及其他形式发表而自动产生,不需要履行任何形式的手续。作品上也不需要有任何特别的表示“享有版权”的形式。国家版权局于1994年12月31日发布了《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这个办法对计算机软件或许有一定的意义,对新闻作品而言就显得多余了。我们可以想想,如果新闻作品都去版权局登记,全国仅报纸就有2000多家,每天刊发几十万条作品,版权部门根本应付不过来。因此,搞新闻作品版权登记,也不符合行政机关的效率原则。

当然,《作品自愿登记试行办法 》第一条讲明了作品登记的意义:“为维护作者或其他著作权人和作品使用者的合法权益,有助于解决因著作权归属造成的著作权纠纷,并为解决著作权纠纷提供初步证据,特制定本办法。”从实践看,其登记意义也难以达到。比如,云南省音乐家尹宜公与高梁先生就歌曲《小河淌水》版权发生的争议解决过程就能够说明这一点。尹宜公先生1994年对此歌曲进行了版权登记, 2000年,歌曲《大田栽秧秧连秧》的作者高梁向云南省版权局提出申述,称歌曲《小河淌水》的音乐部分是根据《大田栽秧秧连秧》的音乐改编而成的,申请对《小河淌水》音乐部分的著作权归属问题予以调解。经过4年多的调解没有效果。2006年3月15日,国家版权局给尹宜公家属复函:“因著作权归属发生的争议,属民事确权问题,行政管理部门无权作出决定,应通过人民法院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解决。”2006年4月6日,云南省版权局以“我局‘暂不撤销’歌曲《小河淌水》音乐部分的著作权登记,不利于他们提起民事诉讼”为由,作出《关于撤销作品著作权登记的决定》。撤销了尹宜公对歌曲《小河淌水》的著作权登记。

由这次版权争议处理过程可以发现,当其他人对登记作品的版权提出异议后,原作品进行的版权登记无法排除其他人的权利主张,为了方便打官司,版权局还必须撤销作品的版权登记。

二是肖像照片作品的使用涉及到两个权益,一个是肖像作品的著作权所有人所享有的著作权,另一个是肖像人就该肖像所享有的人格利益。就同一肖像而言,这两方面的权益是冲突的,法律所调整的正是这种冲突关系。具体到雷锋照片的使用问题,雷锋照片的使用权,首先是肖像人专有的民事权利。这种专有性首先体现在形象再现的专有性,即雷锋享有是否准许他人再现自己形象的权利。未经权利人本人即雷锋的同意而使用雷锋的肖像,为侵权行为。雷锋牺牲后,雷锋肖像专有权利由雷锋继承人行使。由于雷锋是孤儿,没有继承人,雷锋的肖像权应由国家代为行使。

三是公众人物的肖像权例外。按照民法理论的通说,如果肖像人是公众人物,或因他担任的公职,或因司法和警察活动的要求,或科学、文化和教学的利益证明复制自然人的肖像为正当,或肖像的复制与具有公共利益或发生在公共场合的事实、事件或仪式有关,在使用时则不要求有关肖像人的同意。由于雷锋属于公众人物,他的肖像使用就不需要权利人的授权。

那么雷锋照片的版权人张俊先生有什么权利呢?他的权利是获得其他人或单位使用雷锋照片的报酬权、署名权、作品的完整权等权利。侵犯了张俊先生拍摄的雷锋照片的版权权利,张俊当通过合法途径予以维护。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