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掌控最新传播手段是战略选择

论新闻精品

聚焦报业组织变革

数字时代谈备份

安全文化报道创新

如何面对采访中的困境和复杂情况

困境中,别忘了走“群众路线”

     李柯勇  王  茜

采访陷入困境,面对重重障碍,一时茫然无措,是进行某些报道经常遇到的情形。笔者也讲几次自己的经历,与大家分享新闻工作的快乐。

2002年11月底,笔者接到举报,说号称“中国五金之乡”的浙江省永康市,不少工人被机床轧断了手,终身残疾,而企业主仗势欺人,几千元钱就把工人草草打发。笔者当即和《中国安全生产报》两位记者一道赶赴当地。几乎是一到那里就陷入了困境:永康方圆一千多平方公里,有一万多家五金企业,多数是个体小作坊,究竟哪些存在举报中的问题?找起来有如大海捞针。

真正让我们发愁的还不是找不着工人受伤的企业,而是如何证明这个问题的普遍性。即使找到一两家,又怎么能判定类似问题在这个地区广泛存在呢?有一个方向:医院。如果有那么多人受伤,在医院里一定有反映。可是我们走了永康市几家医院,并没有发现伤者云集的状况。那么,举报线索不实吗?

无奈,我们只好找当地群众进一步核实,而大多数人知道的情况都模楞两可。我们打算化装成农民工,进入几家可疑企业去了解,可实行起来太难。有几个厂子门口拴着大狼狗,还用黄漆在地上画了圈,写着“犬区,禁止入内”。第一天一无所获。

当晚,我们挤在一家破旧的小旅店里,并没有放弃希望。又问服务员:附近有没有哪家医院治手外伤比较好?得到的回答令人惊喜:有两家,但不在永康,而在与永康相邻的缙云县。后来证实,永康的某些企业主为了隐瞒事故,心照不宣地都把伤者送往外地。

在缙云的医院里,我们设法让主管医生把住院登记簿拿了出来。情况豁然开朗,当年前11个月,永康因轧断手指、碾碎手掌被送来救治的伤员达1000多人。走到病房里,几乎所有床位都住着这类伤员,伤情惨不忍睹。这一天,我们掌握了十来个典型案例,拍了照片,问明了企业地址。

拿到第一手材料还不够,更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核实,而单纯以记者的身份,做这项工作难度太大,企业主搪塞、回避、拒绝都很容易。而且,如果我们铺开了采访,动静大,耗时长,一旦走漏风声,对方上下串通起来,事情又难办了。

于是我们返回永康,与永康市安监局领导正面接触,请他们配合采访。永康很重视,派了一辆车,局长亲自跟着我们采访。为了确保采访的公正性,我们事先没有透露打算去看哪些企业,车子上了路才临时说明企业的地址。两天之内,我们所有的线索都被证实了。有些企业主初见我们感觉很突然,还想否认,但都被当场问出了马脚。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有一天晚上,当地有人到我们的房间来送钱。我们悄悄打开了录音机。我们婉拒了他的“心意”,而对话全被录了下来。报道发出后,有人反映我们收过钱,笔者反问:“他要不要听听录音?”对方就再也没了下文。

2003年7月6日,笔者正在淮河抗洪前线参加报道,忽然得到消息,安徽颍上县要在唐垛湖一段炸坝行洪。笔者和几位同事迅速赶过去,一看,为了安全,武警已经封锁了爆破现场,包括港澳记者在内的数十名同行都被堵在外面。

我们想闯进去,但在附近转了几圈都没办法,登上指挥船也不管用,因为通往爆破区只有一条路,就是从大坝上走过去,而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守在路口,绝不通融。

正焦急时,笔者看到从外面来了几十名民兵,他们的任务是帮忙往爆破区运送炸药。笔者跳上岸,把相机和挎包往同事手里一塞,从一辆卡车上接过一箱炸药,混进民兵的行列里,很顺利就通过了路口。扛着25公斤的岩石乳化炸药,踩着一步一滑的泥泞,贴着20多米深的洪水,在狭窄的坝顶走了大约一公里,笔者终于成为唯一一个进入爆破核心地带,口述现场目击的记者。

这次成功,让笔者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才是新闻实践:新闻不是写来的,而是跑来的、抢来的。只要不脱离群众,善于观察和思考,我们总能捕捉到突破的可能。

2005年11月27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发生特大矿难,死亡170多人。矿方对应对媒体采访显然有所准备,只是每天不定时通报救援情况,而对于矿难原因始终三缄其口。我们决心挖出矿难背后的东西。也是经过诸多周折,我们连夜完成了深度报道《七台河矿难:“光环”背后隐藏着什么?》。

通过几次经历,我们体会到:一是要依靠群众,学会“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只有深入到最基层的百姓中间去,才能得到最真实的情况。二是“打铁必须自身硬”,要想取得主动,自己首先要掌握第一手素材。三是要相信正义的力量,学会“借力打力”。虽然地方政府的个别领导会为了一己之私阻碍采访,但人民政府总要为人民做主,只要我们讲明,这一切都是为百姓利益着想,是为了推动实际工作,而不是为了与谁为敌,通情达理的政府领导都会配合工作,帮忙去“啃”掉一些硬骨头。

(作者简介:李柯勇,32岁,新华社国内部“新华视点”主任记者, 1996年进入新华社,2002年起任记者。王茜,29岁,新华社黑龙江分社记者, 1999年进入新华社,2002年起任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辑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