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先机蕴藏深层影响力

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与路径

超级记者”到“超级团队”

草原的歌者

新形势下的时政新闻创新

聚焦报业形态变革

如何挖掘基层时政报道空间

□ 向  郢

这几年,时政报道的空间越来越宽,这一方面源于我国政治文明建设力度的加大,政务的不断公开,公民实践参与公共事务的积极性日渐高涨,另一方面,也源于学界对政治理论和实务经验的持续研究有了更为丰富的成果。

从现有媒体的实践操作来说,时政报道大致分为宏观高端报道和基层时政报道。宏观高端报道包括政策解读、政要访谈、人事变动和趋势分析,注重时效性,而微观层面上的基层时政报道则长于深度挖掘和细节表述。

基层这个概念是相对于中央来说的,范围实际上很广阔,包括了省、地、县市区以及乡镇、村组。

历史证明,中央所作出的诸多重大政策调整,往往多数都发端于一些效果良好的地方改革试验。这几年,很多媒体涉足基层时政报道。尽管内容都属时政范畴,但基层时政报道的思路结构、采访技巧以及文本模式却和宏观高端报道有很大不同。对基层时政的解读,不仅需要熟悉国内整体状况和政策研究动态,还需要拥有深度调查的耐心和讲故事的技巧。

综合来说,相对于过去会议新闻、政要活动、政策解读和经验总结的常规时政报道来看,基层时政报道或许是一个突破。

基层时政中的重大题材

基层就只有零碎的不甚重要的改革?绝对不是。

回首70年代末80年代初最激动人心也最影响历史进程的新闻报道,当数安徽小岗村的秘密包产到户和四川向阳公社的率先摘牌。这些在传统题材划分上属于农村报道的新闻,严格说,就是真正的基层时政新闻。

而这几年,为公众所共知的是,随着中央对政治文明建设重要性的强调,各地的基层政治创新实践都呈现了更为活跃的状态和蓬勃的生命力。这就是我们基层时政报道的广阔作为之地。

2002年底,十六大刚刚结束,当我走进椒江区委组织部的办公室时,一位副部长一脸愕然,第一句话就问:“你是怎么找到我们这儿的?”

我坦白地说,是跟着十六大报告上关于“扩大在市、县进行党的代表大会常任制的试点”的那句话找来的。他略为迟疑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道:“报告上的那句话,我们等了整整14年。”

我惊喜万分,仿佛一个地质学家在长途跋涉后,终于看到了矿脉。

党内民主一直是中央组织部门高度关注并长期研究的课题,也是一个极其核心的政治改革,但是,为了确保试验不被干扰,1988年中组部确定的第一批党内民主试点从一开始就处于相对隐秘的封闭试验状态,椒江又是其中制度设计最精当坚持时间最长的试点,而现在,十六大报告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被媒体关注,他的惊喜可想而知。

关注基层时政,并不意味着会与重大题材擦肩而过。

关注改革过程本身,不要坐等结论

按照源起来划分,国内的改革试点大致有组织安排和自发产生这两种,前者的制度设计较为精密,但因为是由上至下,效果好坏往往取决于试点地的推动力和适应性;后者有原发性动力但设计架构容易粗疏。

在不断变化的历史条件和政治实践中,并非所有的基层改革最终都能获得“通行证”,特别是地方自发的改革试验,或者因为制度本身的缺陷,或者因为继任者的忽略,甚至因为与中央精神宏观政策的不吻合,都可能逐渐归于沉寂。但是,从新闻和传播的角度讲,这样的试验同样是有报道价值的。

《南方周末》2004年初的《张家界“下派纪委书记”试验》就是这样一个有价值的案例。1995年到1997年间,张家界市纪委将下属纪委书记的提名权从地方党委手上收归回来,“空降”了8名纪委书记到下属区县,刮起一场“廉政风暴”。2003年底我到张家界采访时,实际上,这个试验因为与后来的党委副书记兼任纪委书记的规定相冲突已告终结,很多当事人都已调离,“往事不堪回首”。但是,现在看来,被记录下来的张家界“旧闻”跟目前国内纪检监察系统所做诸多改革都是暗合的。

公允地说,一份报纸,一名新闻工作者,站在当下的时间点上,往往是不可能全知全能做出丝毫不差的精确判断,这些正在发生的事件会有哪些部分能被制度所吸收,哪些又将沉淀入历史记忆。

但是,作为一名时政新闻工作者,能做的、应该做的是冷静观察和客观记录这一政治过程,而不是坐等这些试验成为权威部门所认可的经验才动笔。通过对制度设计和真实效果的观察,将如钟表仪器一般精密的权力结构和运作过程以及其间的各方反应客观展现出来,就能使得大众更多了解我们政治生活的真实图景。

反之,及时准确的时政报道也能推动政治文明建设和改革进程,较之电视、广播等声像传媒,报纸更具有细致解读的优势。如果对上世纪90年代以来市场化媒体对选举事件的报道进行梳理,就很容易看到这样一条互动的主线:村级“海选”—乡镇领导的公推公选和公推直选—县级党代表、人大代表以及县级委员的票选—县市区主要领导干部的民主推荐和民意测评。

基层是宏观政策动向的一个观察点

很多“高端”的政策解读和趋势分析容易流于“条文+专家”的固定模式之中。而基层时政报道却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从较低视角入手,“用事实说话”,由下至上,追踪解读政策动向。

2006年初,地方换届及领导班子考核改革就成为媒体关注的核心政治事件,但是,在相关文件正式下发之前,没有权威报道,初期研讨后就被隔离在这一实务研究之外的学界也无风可透。除了隐约知道GDP比重降低之外,公众对改革方向、具体措施以及操作程序都不甚清晰。6月,《南方周末》的《全新干部考核体系即将公开》就成为国内媒体中较早详解考核改革的报道。

这个报道实际上就是从从四川省绵阳市的试点地上突破的。在一个简短的中组部会议消息中,我获悉四川绵阳和内蒙古、浙江同时进行首批试点,就分别在网上和地方媒体上查询,当得知绵阳已经接待了很多外省考察团时,判断由此成立。对这个已经成为“换届新法”样本的试点地的采访,自然会延伸触及到中央的决策思路,因此,报道就从四川绵阳的试点情况入手,透露了中央将把以GDP为主的经济数据指标考核转向民主推荐、民主测评、民意调查和实绩考核相结合的综合评价的改革要领。

这样,报道就有了足够的权威性和分量。

这样的操作方法跟专家外围观察的趋势分析报道有很大不同,因为有清晰的新闻事实和准确的内部信息,报道可以避免很多预判风险。从长远看,记者还可以在一个领域内逐渐积累一些核心信息资源。

从另一个方向说,这也是宏观政策解读和趋势分析的落地。从下往上看,所有的政策利弊都透明如水。当然,这不同于那种以基层事例为导语引出高端思路和理论阐述的模式报道。优秀记者应有质疑精神。

但从某种意义上,这种质疑和观察需要有深厚的知识底蕴和经验判断能力,既要尊重并吸收权威部门和学界意见,又要扎根基层,深入实际。

有人物有故事的时政新闻才便于传播

除了理念的阐述以外,优秀的基层时政报道还应当包括这样几个要素:有故事、有人物、有好看的文本。

故事首先不可或缺。政治制度和权力运作从来都不是一个干巴巴冷冰冰的事不关己的外壳,相反,动态的改革和结构调整正是为了寻找一种合理的制度安排,以确保各个群体之间的利益平衡,创造和谐的社会环境和优质的生活。

因此,客观真实的时政报道就不可能对其间的利益冲突和动态变化过程避而不谈。

“文似看山不喜平”,在细致的观察叙述中,各种政治力量的起源、改革动因、其间的矛盾以及发展变化趋势就会呈露出如山峰一般曲折起伏的故事特质和叙述节奏。

为了获得让读者信服的细节和直接感受,为了让他们相信报道所做出的判断,记者必须到新闻第一线去,找到决策者和事件参与者,他们的直接经历、生动叙述和深层心理才是故事中最有分量的信息。

传统时政报道多数是见事不见人,即便是决策者主导者也往往隐身于“党委政府领导班子”之后,只是在需要提纲挈领地总结发言或者表明信息来源权威性的时候才出面说话。

作为政治生活的主体的人,当然不应该是一个镶嵌在事件叙述和理论阐述中的零部件。

事实上,基层往往不乏改革者,而这些具备相当创新精神和理论能力的领导干部都已经不再满足于经验总结和典型报道的老套路,很希望媒体能用立体、开放的视角去观察改革的方方面面,甚至,不避讳报道中出现会引发争议的信息。举例来说,《南方周末》报道的“宿迁改革”恰恰在争议中为国内公众所熟知。

人和事和理念是不可分离的。我们体验真实的政治生活,然后,把发生的一切像故事一般讲出来。借助于这些内在的人物和故事,晦涩的政治理论术语可以获得简洁表达,在充满逻辑美感的理念叙述和动感的故事情节中,读者将真正体验到政治报道的紧张节奏和壮观图景。

(作者单位:《南方周末》驻成都记者站)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