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先机蕴藏深层影响力

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与路径

超级记者”到“超级团队”

草原的歌者

新形势下的时政新闻创新

聚焦报业形态变革

不要把痛苦撕开给人看

□ 孙振军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某电视台特地于当晚黄金时段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共享阳光》的节目。在艾滋病猖獗的严峻形势下,应该说,这个节目有着积极意义。然而,在讲述艾滋孤儿、今年刚15岁的高一女学生纪云香的遭遇时,编导者却又一次故伎重演,复制了又一个令人遗憾的悲情故事:

小云香是一个父母早已双双死于艾滋病的可怜孤儿。但两年前,她幸运地被一对北京夫妇收养。背景大屏幕上,今日的小云香,阳光灿烂、健康快乐,已完全融进了家庭的温暖中。然而主持人的话锋一转,问:“云香,你还记得云南的家和家里的两个哥哥吗?想他们吗?”

能不想吗?整整两年没见过曾经相依为命的亲人了。这时,凄凉悲切的音乐声响起,背景大屏幕上出现贫瘠的云南山村、小云香家破败的茅舍以及还在贫困交加中苦苦挣扎的两个哥哥……

小云香先是眼红,再是暗泣,最后是泪流满面。这时,主持人说:“在这个难忘的时刻,我们不能让小云香只在屏幕上见见哥哥;今天我们特意把她的两个哥哥从云南老家请到了节目现场!”显然,事先没有被告知的小云香,看见两个亲人变戏法似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再也顾不得小女孩的羞涩与矜持,与哥哥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现场的观众里也有人抹起了眼泪,训练有素的摄像记者早有预料,从容不迫、不失时机地拍下并直播了这些镜头。相信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中,也会有不少人落了泪。显然,晚会编导的目的、意图达到了。他们成功了。

我们司空见惯的媒体手法还有: 一个满脸通红、眼含泪光、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在特写镜头下,用断断续续、战战兢兢的同期声说:“我叫某某,今年11岁了……我家里很穷,该交学费了却交不起……可我妈妈没有钱……多亏某某助学基金帮了我……我一定要好好读书……

—这是最近一个时期,某家纯净水企业天天在电视台上做的形象宣传广告。

一群稚气的孩子,一个个眼圈红肿、感激涕零、铭心刻骨、蓄势待发等等说不清是什么神态的表情,站在最前面的小男孩的脸上还挂着两颗豆大的泪珠。他们唯一一致的地方,是双手捧在胸前的一个大红纸袋,上面写着“爱心捐助200元”几个大字。

—这是某报纸日前在头版刊登的一张题为《爱心助学暖童心》的大幅照片。

这种做法道德吗?是不是太残忍?也许,没有人会发出这样的诘问;也许,根本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注意这些问题。因为他们是在报道“好人好事”或做“善事”。可是,策划者与参与者,总有一天得面对来自自己心灵深处的人性拷问:为使自己的作品感动人们,就非得把当事者整到嚎啕大哭的地步吗?就一定要撕开当事者的痛苦给人看吗?这种做法,与媒体的道德取向与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情怀是否相悖?

具体到上述第一个事例的当事人,艾滋孤儿小云香才十四五岁,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而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国内外医学一致公认的、治疗其身心创伤的最好办法就是:遗忘。世界艾滋病日,举办以《共享阳光》为主旨的文艺晚会,想必其起点与终点都是为了让艾滋病患者或艾滋病孤儿能像正常人一样,沐浴在人性的光芒下。但在这个过程中,切不可让当事人以付出尊严、矜持、隐私、伤痛、悲哀等人性元素为代价。对未成年的孩子而言,这是不公平的。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