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先机蕴藏深层影响力

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与路径

超级记者”到“超级团队”

草原的歌者

新形势下的时政新闻创新

聚焦报业形态变革

说长道短:

别出心裁的新闻策划

□ 安徽师范大学  沈正赋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芜湖《大江晚报》从2006年8月12日到10月7日,连续8周利用8个彩色专版,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推出“‘建设新农村’社会实录系列报道”,内容具体、翔实,所报道的人物典型、生动,形式活泼、新颖。赢得读者赞誉。

8组系列报道,以图片报道为主,文字报道为辅,报道对象都是来自农村的杰出农民代表,他们均在各自岗位上取得了骄人成绩,并带动当地农民共同走致富道路,为促进一方农村经济的发展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每组系列报道一般由7至8幅精彩图片组成,围绕报道主题,记者用镜头从社会生活的各个侧面和角度去捕捉并展示这些农民积极的工作状态和昂扬的精神风貌。

我认为,《大江晚报》这一新闻策划别出心裁,面对“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重大而严肃的报道主题,能够举重若轻地以生动、直观的图文形式进行密集报道,强势推出,令人赏心悦目。此举也体现出该报有关采编人员高度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体现出该报对新闻精品意识的努力追求。

 

困难群众也需要精神扶贫

□ 福建永定  童其君  邓梅彬

12月19日,福建省永定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集资为30户困难群众订阅2007年全年《福建日报》。尽管时至寒冬,气温骤降,但这条消息让人感到融融春意。

扶贫助弱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物质扶贫固然重要,而文化扶贫、精神扶贫也不可或缺。只有让困难群众通过掌握知识,增长才干,用先进的科技和勤劳的双手来摆脱生活困境,才能真正脱贫致富。向困难群众赠送党报这项活动,就是文化扶贫、精神扶贫的一个有效举措。党报进家庭,能让困难群众及时听到党和政府的声音,及时感受党和政府的关怀温暖,及时了解脱贫致富的信息,增长知识,稳定人心。

又到年终岁末,各类对困难群众送温暖活动将逐渐多起来。在给困难群众送钱送物,解决实际困难的同时,也要更多地关注他们的发展,通过文化扶贫、科技扶贫、智力扶贫,为困难群众在精神生活上多办实事。

 

具备些生活常识

□ 湖北襄樊晚报社  涂玉国

 

据报道,2006年7月19日,广州某报发了“西瓜注了红药水”的新闻,经媒体转载传播,导致各地市场西瓜价格暴跌,瓜农遭受巨大损失。此事一出,舆论哗然,很多人认为这是记者不认真深入调查的结果。而我认为,其实主要与记者不注意观察生活,缺乏个人生活常识有关。如果记者有些生活常识就会知道,如果西瓜里打水后,在高温下很快就会变质腐烂。作为瓜贩,如果给西瓜打水后,当时卖不出去,西瓜就会腐烂,瓜贩们怎么可能会如此低能呢?

这种因生活常识欠缺而把不是新闻的新闻搬到报纸上的,屡见不鲜,最典型的莫过于果树秋季开花的报道了。其实,只要问一下学过农业的人,就知道这不过与气候忽冷忽热有关,刺激了花芽而导致的开花,然而一些记者却津津乐道地报道。

作为记者,除了懂得新闻写作知识外,还应热爱生活,注意留心观察生活,掌握一些生活常识,多听多问,才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何必非“昨日时评”不登

□ 烟台日报社  周英杰

时评是报刊一大看点。但是,综观现在报刊的时评作品,我注意到了一些令人忧虑的现象。过分偏爱“昨日时评”即是其中最明显的一处硬伤。所谓“昨日时评”,就是针对昨天各媒体的新闻事件的评论。流风所及,一些报纸甚至对“昨日时评”以外的时评作品评价一律亮出红灯,非“昨日时评”而不登。

应当肯定的是,报纸强调“昨日时评”有其正面意义。“昨日时评”最大的特点就是时效性强。时评虽然是新闻作品的一个分支,但它毕竟不是新闻报道,其最重要的品质并不是时效性,而是其深刻的思想性。这两者从本质上看,乃是一对矛盾,正所谓“萝卜快了不洗泥”,一味强调时评的时效性特点,要求作者在读到当天的新闻后马上赶写时评,往往上午写成“急就章”,下午4点以前就通过电子邮件传到各个报社,这样搞出来的时评很可能只是一些浮光掠影的泛泛之论,难以有真正的思想性。

因此,一味强调时评的时效性特点,容易导致把本来应该是富有很强穿透力、深刻思想性的时评,搞成了“快餐式”的貌似深刻、实则浅薄、隔靴搔痒式的应景文章。因此,我认为,要使时评保持目前这种蓬勃发展的势头,应改变这种非“昨日时评”不用的观念。

 

报纸不能“嫌贫爱富”

□ 山东大学  马子雷

近来一些媒体的新闻报道出现了奇怪的“嫌贫爱富”现象。总的来说,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社会经济新闻方面,经济发达地区新闻多,经济欠发达地区新闻少;富豪榜充斥版面,却越来越少见普通大众的身影。文化新闻方面,娱乐明星的新闻居多,主流文化和民间文化新闻少见。体育新闻方面,竞技体育占据了报纸的主要领地,群众体育活动却很少报道。国际新闻方面,涉及发达国家的新闻俯拾即是,而有关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新闻却难以见报。

我认为某些媒体嫌弃“贫新闻”,偏爱“富新闻”的倾向是在经济利益影响下,新闻价值取向出现了偏差,新闻报道失去了应有的平衡。新闻之所以成为新闻的标准是新闻价值,而不是贫富差距。但愿一些报纸媒体的编辑记者们认真策划采编工作,抛弃“嫌贫爱富”的倾向,树立新闻媒体应有的社会责任感。

 

避免对汉语的“恶搞”

□ 湖北东楚晚报社  余清明

11月14日某报有一则新闻,主标题为:学校遭“诈弹”忽悠。说的是有人报警称北京崇文区夕照寺街的五十中内藏有炸弹,但警方随后证实未找到可疑物,认定是假报警。

应该承认,这条新闻还是比较有可读性的,但标题中的“诈弹”一词让人感觉有点奇怪。更出人意料的是,我在百度输入“诈弹”后搜索,竟然发现一些媒体曾多次在标题或文内使用“诈弹”一词。如“电邮‘诈弹’ 投向全国30家酒店”“员工被辞心生不满,要钱未果放‘诈弹’”,还有“‘诈弹’惊魂美国空警今晨射杀乘客”“成都商场遭遇‘诈弹’警报”“‘诈弹’吓了老百姓一大跳”……

尽管这些“诈弹”都加了引号,但还是难免造词之嫌,有悖于国家大力倡导的“规范使用汉语”精神。

由“诈弹”,读者很容易联想到前些年充斥荧屏的“谐音广告词”,如“默默无蚊”的蚊香、“咳不容缓”的感冒药等等。这类擅自篡改词语的做法,是对汉语的“恶搞”,对读者尤其是少儿读者有着很大的误导作用。

 

与发达国家比较不足取

□ 山东济宁日报社  杨光民

2006年07月05日东方卫视“中国经营者”栏目采访一位造纸企业经营者时,有这样一段话:“中国的人均用纸量现在只有美国人均的百分之十几,跟世界的平均水平,还有很大差距。”

用纸量少应是我们节约能源、保护环境的一大优势,为什么一定要和发达国家看齐呢?经常看到新闻报道中,对一些问题动不动就跟发达国家作比较,某种产业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也和发达国家相关产业作比较,其实这是一个误区。

中国的国情及今后的发展方向、模式与发达国家都不尽相同,某种产业的发展与发达国家的产业发展条件、方向、目标及承载的社会功能也不尽相同,并不具备可比性,如果盲目与发达国家相比,势必造成急躁冒进、不合时宜等诸多问题。

新闻媒体在报道一些产业的发展时,不应一味与发达国家作比较,而不考虑具体国情;应仔细研究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多从制度设计、政策导向等各方面规划解决问题、引导经济、社会发展符合中国国情的方式方法。

 

摈弃虚报发行量陋习

□ 宁波日报社  忻志伟

一年一度空前激烈的报刊发行大战尘埃方才落定,随之而来的则是各家报纸在自己版面上大幅刊登宣传本报发行量的广告。发行量大的称:本报发行量高达多少万份,居本市所有平面媒体之最!发行量小的则称:本报发行量突破多少万份,创历史新高!

目前各报发行量像商业秘密一样,其神秘之处就在于发行量有内部版和对外版两种版本。内部版是报社对内部员工宣布的实际发行数,其数字是真实的,目的是提醒员工报业竞争的激烈程度,并以此促使大家为提高报纸发行量而努力。而对外版,也就是报社对外公布的发行量,其数字很有可能是虚报的,远远大于实际发行量。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讲究的是公开、公平、公正的竞争规则,谁要破坏这一规则,必将遭到市场的惩罚;另一方面如果报纸为了追求经济效益,在发行量上对读者弄虚作假,报纸公信力荡然无存;再则,虚报发行量为的是唬弄广告客户,然而精明的广告客户并不那么容易被忽悠,他们必定会深入市场调查研究,然后再作决策,即使有些广告商被“忽悠成功”,也必定不会再上第二次当,如果大多数广告客户皆知报纸发行量的“猫腻”,到头来报纸必定是信誉扫地,“聪明反被聪明误”。

鉴于此,我以为,报纸必须果断摈弃虚报发行量这一陋习,而应将精力全部投放到如何提高办报质量上。因为,一张令读者啧啧称道的报纸,其发行量和广告额自然不会成问题。

 

脏乱差归因何处

□ 浙江萧山日报社  汪少一

在编稿过程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表述:说地处城乡接合部的某个村或社区由于外来务工人员多,存在严重的脏乱差问题。

我认为,这种说法有问题。大家若习以为常,说明问题还比较大。分析一个地方存在脏乱差问题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结到三个方面:一是居民的素质高低,二是民风如何,三是管理与服务怎样。他们居住的地方存在脏乱差问题,不可否认,有些原因出在他们身上,而更多的原因是这些地方的管理与服务没有及时跟上。

把某地存在脏乱差的责任全部推给外来务工人员,是片面的,很不合适。如果是记者下这样的结论,那是不尊重客观事实,缺乏人文关怀;如果是当地负责人这样讲,那是推诿责任。

既然这样,记者如果遇到上面的问题要表述时,就说“这里外来务工人员多,管理与服务一时又没有及时跟上,仍然存在脏乱差问题。”我想,这样的表述是客观的,是各方都能接受的。当然,这样的表述显得有些麻烦。但从新闻应客观真实的角度看,就不能怕这样的麻烦。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