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先机蕴藏深层影响力

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选择与路径

超级记者”到“超级团队”

草原的歌者

新形势下的时政新闻创新

聚焦报业形态变革

2007纪念日带给我们的历史记忆

  程  瑛

2007年,以10年为期的纪念日似乎特别多。

这对时政记者来说,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在于一年中的部分重点报道可以“预则立”,变数中增加了常数,就像大考在即而部分试题已然心中有数;忧则在于如何能够在命题作文中消化好这些宝贵的政治遗产,让曾经的大事件、大人物照亮今天—人们不是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吗。

2006对于我个人,有个日子毫不逊色于那些“大日子”—本科毕业10周年。那么多发生在10年前的大事,恰恰烙在个人开始深切感知大世界的历程的发端,余温犹在。对于这些人、这些事的追念、还原与再阐释,都增添了些许参与感。

1997年2月19日清晨,拥挤的春运列车正在向首都靠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间新闻播送了邓小平逝世的消息。当时车厢里很平静。生活还在继续。这个撼动中国和世界的伟人,他的离去留下的应该不止是平静,那些经他之手推出的宏大命题还在延续,还在追索答案,正如我所在的周刊选择“未竟的邓小平”作为邓小平诞辰百年特刊的标题,正如2006年年初关于改革的讨论。

彭真也是在1997年去世的。同年,我们还送走了京剧艺术大师张君秋和中国美术电影创始人、动画艺术大师万籁鸣。2006年位列各大书店排行榜前列的《伶人往事》,给很多像我一样不懂京剧的人勾画出了伶人载沉载浮的命运,张君秋也正是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和那样一群人当中。而早在65年前就完成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的万先生,不知道是否预料到日本动漫占据绝对强势的今日现实。

同样会被人们给予十年之祭的,还有一位天才的歌者,那个用高亢而中性的嗓音唱着“我的未来不是梦”的张雨生。

逝者已矣,而新生仍在继续。2007年还有不少可以预期的10岁生日庆典。

很多人还记得1997年那个子夜发生在香港的中英交接仪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成立。如今,金融风暴已经走远,“香港已死”也成笑谈,人们谈论最多的是迪斯尼是否太拥挤,香港要不要赌场,港币低于人民币能否使在香港“扫货”更实惠……

中国的第四个直辖市重庆也将年满10岁,2006年50年不遇的大旱过后,希望这座山水间的美丽城市一年顺利。

以远离电网的无电地区和贫困人口为主要关注对象的“中国光明工程”、中国文学界最高荣誉之一的鲁迅文学奖,也都将在2007年迎来10岁生日。

1997年,首届世界中西医结合大会在北京开幕,交流重点是中西医结合在理论、临床、教育及政策管理等各方面的广泛经验。而在2006年下半年扰攘了相当一段时间的中医存废之争中,“中西医结合”被有些专家认为是中医失去话语权的危险开始。

2007年还有另一个特殊的“生日”—中国注射死刑10岁。1997年11月,在昆明,4名罪犯被注射了麻醉及致死性药物后安静地死去。经过数千次动物试验后定型的注射针剂,特点是非剧毒性致死,时间短,无痛苦。而2007年元旦开始,死刑复核全部上收最高人民法院。

其实,2007年的纪念日还有不少。30年前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南斯拉夫的《巧入敌后》,这部电视单本剧是我国播放的第一部外国电视剧;60年前内蒙古自治区成立;80年前李大钊被杀害,王国维投身颐和园昆明湖,上海被国民政府宣布设市;280年前牛顿逝世。

这些日子之所以值得纪念,是因为它们记载着伟人或是普通人努力的痕迹,呈现着历史的大手笔,它们不是终点,却更多是起点。所谓“新闻资源”,只是它们巨大意义的冰山一角。那些或隐或显的影响力,以及影响力所干预、改变的社会风物、人类命运,都让纪念不仅仅是纪念。

而我,更期待着2007年也能给未来留下一些不可忽略的纪念日。2006年,有两个有关公共政策决策的故事让我惊叹,一个是20多年前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出台,一个是围绕着4角钱的北京出租车涨价听证。很多声音都在表达,很多规则都在重建。十七大就要开幕了,2007年又会发生什么?这个悬念让我等不及新年的到来……

(作者简介:程瑛,女,1973年出生,199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同年进入新华社。现为新华社《望东方周刊》主笔。曾获国家和新华社好新闻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