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掌握第一解释权

医疗卫生报道:反思与超越

责任造就公信力

新时期的对外传播

2006:最难忘的一段职业经历

用生命写作

大视觉概念与报纸视觉运作

速读时代的报业竞争方略


掌握住第一解释权

          本刊评论员

今天,主流媒体增强舆论影响力的关键是什么?

在今天,信息全球流动是重要的时代特征之一。人们可以接触的新闻信息传播渠道众多,信息来源多元、迅速、便捷;人们可能关注的事件、现象与信息越来越复杂,任何一个具体事件都可能引起广泛关注,甚至形成一定程度上的舆论危机。面对诸多突发事件、社会热点,任何一个主流媒体都很难说自己可以一直是第一报道者,都很难说自己可以握有报道先机,在人们心中形成第一印象。在这样的情况下,主流媒体增强舆论引导力与影响力的着力点,就是在新闻事件发生后,不仅努力成为全面、权威的报道者,更应当努力成为深刻、权威的解释者。也就是说,主流媒体要想发挥主流影响力,必须牢牢掌握住第一解释权。

所谓第一解释权,不是传媒的一种权力,而是一种基于以往业绩获得的公认判断,即受众心目中对一个传媒解释、分析、判断能力和水准的判断;也不是传媒的一种权利,而是因为一个传媒的解释、分析、判断与事件实质、历史走向的相互印证,在人们心中赢得的信服。

严格地说,第一解释权更像是一种期待和确认,一种威信和位置。当一个传媒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对新闻事件与现象的意义与价值作出恰当而令人信服的解释,或者其分析和判断总是被证明更高人一筹,人们就形成一种印象和推论,这个传媒具有这样的素质和能力,能够在适当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做出恰当判断。于是,久而久之,这样的传媒就拥有了这方面的权威与影响,就好象拥有了对新闻事件与现象的第一解释权。

正因为如此,所谓第一解释权,并不因为某个传媒历史悠久、地位重要就自然获得,它一定是这个传媒的实践效果使然;并不因为其曾经拥有这样的解释能力和业绩就永远拥有,它一定是一种舆论博弈的结果,而要不断努力才能保持;也并不因为一个传媒一直在努力就新闻事件和现象做出分析、判断就当然握有,它一定是因为受众给予认可才能够形成。

也许可以说,第一解释权是一种评价,是受众心目中对传媒解释能力和水准的评价,实际上也就是对这个传媒舆论引导能力的评价。这比一般的其它评价可能更切中要害和实质。

在今天,为什么要如此看重第一解释权,就是因为越是渠道多样、信息丰富、事件复杂,人们就越是需要权威的分析、判断和解释。回顾这些年来人们的思想变化过程,分析一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热点的形成过程,解剖一些舆论危机的演变过程,就会发现,真正对人们的心理、思想和行为产生深刻影响的,并不仅仅是事实,而往往是对事实的解释;并不仅仅是事件本身,而是关于事件的某种描述和分析。也许可以说,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就证明,对历史的记录和转述,本来就是一种对历史的解释。人们只能通过努力不断地逼近历史的真相,而很难说就获得了历史真相本身。从传播规律说,事件传播实际上传播的是对事件的描述和解释。就产生影响而言,解释往往比事实本身更直接、更深刻、更有力、更难以改变。

正因为如此,主流媒体能否不断在适当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对新闻事件和现象做出恰当判断,就成为衡量其是否能够很好地履行舆论引导职责的标准。在今天的社会环境下,主流媒体的影响力,在相当程度上就体现在解释能力与解释效果上。因而,必须握有第一解释权,这不仅是指要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更是指报道、分析、解释、判断的水准更应是第一流的,更是具有足够说服力的,更应当是能够让尽可能多的人们信服的。

第一解释权,就是舆论引导权,不可轻视。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