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掌握第一解释权

医疗卫生报道:反思与超越

责任造就公信力

新时期的对外传播

2006:最难忘的一段职业经历

用生命写作

大视觉概念与报纸视觉运作

速读时代的报业竞争方略


为了素不相识的农民兄弟

     卢利红

11月14日晚12点,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则短信,是刚从郑州回到浙江嘉兴的郑良华发来的,文理不那么通顺,还有错别字,但我知道他在深夜发出这条短信,是因为他想表达发自内心的感激。

一个农民兄弟的求助

34岁的郑良华是四川省偏远大山里的农民。11月6日下午,接到他的电话后,我很快在报社二楼大厅第一次见到了他。

一见面,郑良华就掏出身份证、户口本、儿子小时候的照片,还有一大把浙江嘉兴—杭州—郑州之间往返的火车票、汽车票,他想证明自己打热线到报社,所说的都是真的。

郑良华老家在宜宾市筠连县武陵村,他在新郑已经住了几十天,住小旅店、吃地摊,如今几乎身无分文;他怯怯地坐在我面前,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搁,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很久没有洗澡的味道……但他无泪的讲述却让我几度想要掉泪—

7年前,他在河南三门峡市渑池县一个私人煤矿打工。10月9日晚,他的妻子和8个月大的儿子一起失踪。为找到失踪的妻儿,他循着一丝线索一路寻访到新郑市郭店镇,餐风露宿,吃尽了苦头。他终于查访到,8个月大的儿子已被原来的工友何大昌以1.1万元的价格转手倒卖,妻子下落不明。

当他追踪到何大昌曾经落脚的村子时,何已经拿着钱不知去向。他赶到郭店镇报案,请求警察赶快去抓何大昌,解救自己的孩子。听说何大昌已经回到原籍云南昭通市盐津县,办案民警要郑良华自己去找何大昌:“只有先抓到何大昌,才能找到你儿子”。

花光了积蓄,借遍了亲友,卖了老家的房子,甚至亲手剁下左手的小指明志—7年时间,郑良华辗转于云南、四川、河南、浙江,追踪何大昌。听说何大昌在浙江嘉兴落了脚,他就在嘉兴呆了下来。他只有一个目的:一定要找到何大昌,找到妻子和儿子。

今年8月4日,他终于在嘉兴街头发现何大昌的踪影,连夜坐车赶回河南,满怀希望再次走进有关派出所。警察于9月24日在嘉兴将何大昌抓捕归案;他盼着警察早日带他去解救儿子……

一次准备扎实的暗访

郑良华说,他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来《大河报》的。因为连新郑市街头的小商贩都告诉他,《大河报》能替老百姓说话。郑良华说,这么多年,受了那么多的苦他都不怕,但他真的想不通:“为啥不快去救我儿子?为啥?”

我也想不通,我想知道郑良华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也想知道警察是如何答复一次次登门的郑良华的。

第二天,我和摄影记者李康一起来到了新郑郭店镇。李康特意没有刮胡子,而且穿了一身旧衣服—今天,他要扮成郑良华的朋友。

我们先跟着郑良华去寻访当年事件的见证人。一路上,郑良华清楚地记起:他曾怎样的连夜赶路,“困得实在不行了,就睡在这棵大树下”;为了找到儿子,“大雪天,就在这个村里,我连蹲了三个夜晚”……整整一个上午,虽然遇到了村民警惕的白眼,虽然在乡间小路上弄了一身尘土,可是我们了解到:郑良华没有撒谎。

李康跟着郑良华走进了派出所……

我和司机将车停得远远的,唯恐被人发现。但我心里很踏实:李康手里的公文包,装着一台摄像机;他的口袋里装着已经打开的录音笔,而他的手里,是我刚刚递给他的手机,已经设置在录音功能上……郑良华和警察见面的过程,会被忠实地记录下来。

当天下午两点半,我和李康终于坐在了饭桌前。可谁都吃不下这顿午饭,因为在录像中我们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一幕又一幕……

一个圆满的结局

11月8日,记者节。头天的报道见报,题目是《第十七次找警方,听到的仍是“再等等”》。报社的新闻热线,记者桌头的电话、手机不断响起。不少女性读者在电话中说,是含泪看完的报道,她们叮嘱:一定要帮郑良华找到孩子;有人来到报社为郑良华捐款;更多的读者说,一定要把此事跟踪到底。

“孩子找到了!”下午5点,记者手机中传来了好消息。采访车再次奔向新郑,路上李康说:这个好消息,是我们在记者节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这天的采访并不顺利。我们在派出所了解到,一大早办案民警就赶到郑州解救出了郑良华的儿子。但为何几个月没有办好的案子,能在两个小时内解决?没有人愿意回答我们的问题。但面对8岁的儿子,郑良华还有养父的表现都令人动容。

当晚11点,新郑市公安局的几位主要领导赶到报社说明情况:孩子多次转手倒卖,当年卷宗丢失,案情复杂,一些侦查情况不便向当事人讲明……他们提出,跟踪报道时请淡化警方当天的闪电行动,但他们没有对当天的报道提出任何异议。公安局长还诚恳地说:办案民警正在接受公安局纪委的调查,“你的报道也为我们所有干警敲响了警钟!”

11月9日,郑良华父子见面的报道《近儿情怯,父亲躲开恸哭》,让许多读者辛酸而又欣慰。经过漫长等待,11月13日下午,郑良华终于等到了亲子鉴定结果:被解救的孩子正是他的亲生儿子!

当晚10:50,记者和派出所民警一起,将郑良华父子送上了返程的火车,郑良华含着眼泪,一再对警察、对记者、对所有关心他的人道谢…… 11月15日,《四川汉子7载寻子终梦圆》的报道见报,以眼泪开始的故事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作者简介:卢利红,笔名路红,《大河报》热线部首席记者,女,38岁,河南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中学语文教师,多次获河南省专业报好新闻奖。2001年12月到《大河报》工作至今,多篇报道获河南省好新闻奖、全国都市报好新闻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