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掌握第一解释权

医疗卫生报道:反思与超越

责任造就公信力

新时期的对外传播

2006:最难忘的一段职业经历

用生命写作

大视觉概念与报纸视觉运作

速读时代的报业竞争方略


和谐医患关系中的媒体作为

       蒋廷玉

 

医患关系“不和谐”,医患间缺少信任和理解,医患纠纷增多,是近年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减少乃至消除医患间的“紧张因素”,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受到普遍关注。新闻媒体作为医患间的一个“重要桥梁”,能为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做些什么?医疗卫生记者如何成为和谐医患关系的“建设者”?

新闻报道对医患关系的影响

应该说,医患关系好坏,主要取决于医疗机构服务质量、价格、态度、“人性化”服务及对病人“隐私权”“知情权”的尊重程度等,是否能全方位与患者需求接轨,取决于患者对医疗上“不可预知性”的认知程度及对医疗费用的承受能力等。同时,也与媒体“怎么说”有很大关系。

不少医务界人士在谈到医患关系紧张时,往往会抱怨媒体不帮医务界“说话”。医务界的抱怨有没有道理?有,但不全面。毕竟是先有医患矛盾后有媒体报道,媒体报道至多是“以偏概全”“反应过度”,而不是导致医患关系紧张的主要因素。但是,医务界对媒体的抱怨应该引起重视,一般来说,负面报道的影响往往大于正面报道,一些“情绪化”的负面报道对医患关系紧张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的负面报道虽然是特例,但却在公众心理上激起紧张、恐惧和危机感,因而对医患关系产生了较大的杀伤力。

媒体“发言”对医患关系有特殊影响,新闻工作者对此应有清醒认识。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务界责无旁贷,患者要做出努力,媒体记者同样要负起责任来,自觉为医患关系和谐做“加法”。

客观公正地评价医务界形象

医患关系紧张,医务界形象跌入“低谷”,医患间的信任从未像近几年这样缺失。在如此现实背景下,媒体记者要在医患关系上“多帮忙,少添乱”并非易事,需要有相当的理性、智性乃至悟性,需要多方面“换位思考”,既要站在患者的立场看问题,又要站在医务人员的角度“想事情”,有时还需要站在卫生厅长乃至卫生部长的高度“宏观审视”。

要客观、公正地评价医务界形象。“看法决定做法”,既要看到存在的问题和缺点,也要看到成绩和亮点。不少人一谈起医务界就直摇头,一副“不堪”的样子。医务界有没有问题?当然有,众所周知的“红包”、回扣、开单提成、乱收费等,都是“明摆着”的问题。然而,缺点和问题绝不是这个行业的全部。相反,医务界有很多亮点,且不说非典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医务人员冲锋在前;就是常态下,不为“红包”所动的医务人员也大有人在。至于医务人员不辞劳苦、冒着风险抢救病人,更是不胜枚举。诸如此类事情,都是医务界难能可贵的亮点,不应该被埋没或忽视。理性、成熟的记者,应该做到既不“放大”医务界的缺点,也不“缩小”医务界的优点,而是实事求是。

要正确界定医患间的关系。记者应该积极帮助双方“消除误解、增进理解”,有些报道有意无意地把医患关系变成一种“对立”关系,不恰当地渲染彼此间的矛盾,应该引以为戒。

从“建设性的角度”写报道

涉及医患关系的报道要求记者具有较高的政治思想水平,较强的辩证思维能力,善于敏锐地观察分析问题,熟练地掌握报道技巧。此类报道写得好可以“活血化瘀”,成为改善医患关系的“积极因素”,反之则会产生“毒副作用”。关键是要在“建设性”上做文章,多写“建设性”报道,多从“建设性的角度”写报道。

1. 重视 “抓问题”的深度报道

医患关系紧张,与医务界确实存在“不健康”“亚健康”乃至损害群众利益的消极腐败有密切关系。对此,媒体记者应旗帜鲜明地“讲政治,讲正气”。然而,医务界的问题“怎么说”效果比较好?笔者认为,“抓问题”的深度报道可以发挥独特作用。其显著特点是:从正面或反面新闻事实切入,提出问题、分析问题、深层透视,最终为解决或促进解决问题建言献策。由于深度报道“说问题”的态度比较中肯,与一般报道相比,更具有“建设性”,也更容易为各方所接受。

今年7月,全国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发生在南京的一件事:一位患者以医生的“天书病历”无法看懂为由,将某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对方“重新书写”。一审判决,患者的诉讼请求没有得到法院支持,但是笔者认为,医生病历书写太潦草的不良习惯由来已久,应该坚决改正。为此,笔者撰写了深度报道《“天书病历”官司告诉我们什么》,指出医生病历书写太潦草影响了患者“欲知病情”的基本需求,明确表示:不论患者最终是赢了还是输了这起官司,当事医院都应该借机好好反思、改进医疗服务中的不足。产生了较好社会反响。

“红包”、回扣可谓是医务界的两大“毒瘤”,对医患关系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笔者为此采写了《遏制红包、回扣,光有“禁令”还不够》《长效遏制红包、回扣需打“组合拳”》等一批较有分量的深度报道。笔者在报道中入情入理地剖析了其危害:病人为何给医生送“红包”?有的确实是出于感激,更多的则是“花钱买保险”。“红包”对大多数普通患者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而收受“红包”则近乎“乘人之危”。而在回扣诱使下,不少医生突破“医德防线”,滥开“大处方”、滥用贵重药,直接加重了病人的经济负担,其危害较之“红包”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报道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受到有关各方好评,对促进纠正医疗行业不正之风起到了积极作用。

2. 热点难点问题报道需要“冷思考”

近年来,医疗改革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热点难点问题,对医患关系有着直接影响。此类报道特别需要冷静思考,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避免简单的“一面倒”。

一说起回扣,人们往往容易“盯住”医务人员,而对行贿的医药企业谴责不够,这是不正常的。为此,笔者采写了《医药商业贿赂的“幕后角色”也应受到重责》一稿,指出在全国范围内大张旗鼓地整治医药商业贿赂时,一方面应该“严打”医务人员的受贿行为,另一方面对用金钱手段将医务人员“拉下水”的医药企业要实行重责,否则,行贿代价很小,就会有医药企业重蹈覆辙。另外,“红包”现象的减少乃至消除,需要医务界努力,也需要患者明白一个基本道理:医务人员绝不会拿病人生命开玩笑。为此,笔者采写了《把“红包”带走,把信任和理解留下》,中国江苏网等数家网媒予以转载,产生了较好的“沟通”作用。

“看病难、看病贵”是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人们很容易把“看病贵”的责任都归结到医务界身上,这是不公正、不客观的。对于“看病贵”的成因,卫生部部长高强概括为六大因素,其中财政投入严重不足、医疗保险发展缓慢、药品流通秩序混乱,都不是医务界应该承担的责任。作为媒体记者,看问题不能停留在表面,而应该“深看一层”,对医务界该负的责任要说到位,以促进其自律,同时要尽可能说明“真相”,以免片面报道加深社会对医务界的误解,使医患关系“雪上加霜”。

3. 敏感话题报道需要 “多声道”

医疗卫生报道中,医患冲突、医疗纠纷、医疗服务价格上调等均属于敏感话题,这些话题对医患关系有着更为直接的影响,报道处理得好,可以增进医患沟通和理解,相反则有可能激化矛盾,给医患和谐做“减法”。今年10月下旬,江苏部分医疗服务项目收费“拟上调”公示,引起广泛关注。报社领导认为医疗服务价格上调关系重大,轻易说“好”或“不好”都不妥当,应“多声道”报道此次医疗服务价格“拟上调”。因此,笔者与同事合作采访了各有关方面,写出《医疗服务收费“拟上调”公示引起各方关注》的组合报道,较客观地反映了各方声音。江苏医疗服务收费“拟上调”后因反对声音较多而搁置,而《新华时报》的报道因为客观地反映了各方声音,始终比较主动。今年以来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关注的职业“医闹”问题,是非常敏感的医患关系话题,不少媒体在报道时均采取了“多声道”,基调比较积极,具有较强的“建设性”。

4. 重视“挖掘”正面报道

正面报道医务人员兢兢业业为广大患者服务,弘扬先进典型,让社会看到医务界的“阳光面”,对缓解紧张的医患关系,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非典时期,医患关系之所以“非常和谐”,除了医务人员无私奉献,与非典恶魔抗争外,与新闻媒体不惜版面、全方位报道医务人员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冲锋陷阵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以江苏为例,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相继推出三个抗非重大典型,笔者参与了这三个重大典型的报道。回顾这段特殊的经历,笔者深深地感到,一定数量的正面报道对提升医务界形象至关重要。今年7月,中央新闻单位浓墨重彩地报道了人民的好军医华益慰,让公众见识了一位“值得托付生命”的好医生的崇高精神风范,产生了重大影响。然而,这样有力弘扬医务界先进典型的正面报道,从全国范围看偏少。媒体要正确处理好正面报道和负面报道的关系。正面报道需要用心去“挖掘”,更需要“刻意经营”。因为正面报道必须“有血有肉”、可敬可亲,如果“干巴巴”“概念化”“老套套”,很容易成为“摆设”。

5. 负面报道要特别重视“客观全面”

医务界确实存在消极腐败现象,适度开展舆论监督非常必要。值得一提的是,舆论监督应注意把握好“度”,要有“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胸怀,从“建设性”的角度开展监督报道,尽可能客观全面,避免片面。近年来,有些舆论监督报道的“分寸”把握得很好,有些失之偏颇,主要表现为:夸大事实,丑化、“妖魔化”医务人员;关键细节失实;断章取义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偏概全、以点概面;报道过于“情绪化”,语言偏激,对一些问题作不恰当的渲染;监督过于“功利化”,怎么有“卖点”就怎么写,个别舆论监督报道甚至以“拉广告”为目的,达到目的就不见报,达不到目的就“狠狠监督”。诸如此类问题,都是舆论监督中“不健康”现象,说轻点是个人素质,说重点是失职。负面报道“分寸”把握不好,对医患关系有害无益,因此要慎之又慎。(作者单位:新华日报社)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