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掌握第一解释权

医疗卫生报道:反思与超越

责任造就公信力

新时期的对外传播

2006:最难忘的一段职业经历

用生命写作

大视觉概念与报纸视觉运作

速读时代的报业竞争方略


杨利伟眼中的范炬炜

         征

“乐呵呵的,很有亲和力。”接受记者采访时,杨利伟说起对范炬炜的第一印象。在“神五”报道中,大多数关于杨利伟的报道都出自于范炬炜之手。慢慢地,杨利伟发现这个总是笑咪咪的记者不简单,甚至让人敬佩。结果,他们俩成了朋友,范炬炜成了杨利伟的“范哥”。

“他让人愿意接近”

杨利伟第一次接受范炬炜的正式采访是在2003年7月9日—“神五”发射之前的两个月,但他早在一年前就被范炬炜“盯”上了。

一年前,范炬炜陪领导到航天城看望正在训练的14位航天员。虽然当时并没有发稿任务,但作为驻总装记者,范炬炜知道这是迟早的事。因此出发前专门做了准备,和哪些人聊,问什么问题,怎样问,其实都心中有数。当时,杨利伟的成绩和心理素质名列前茅,因此被重点“锁定”。那么怎样接近呢?范炬炜大学毕业后曾在航空兵33师锻炼过一年,而杨利伟也正好来自该师,这为范炬炜套近乎找了个不错的理由,两人以战友的身份聊了起来。杨利伟觉得这个记者很亲切,“让人愿意接近”。他们从原来部队的生活聊到现在的训练情况,从载人航天工程聊到我国的航天事业,聊着聊着杨利伟就发现这个记者很不简单,“他不仅对工程的理解很专业,对行业的理解也很深入,跟他很容易有共同语言。”这得益于范炬炜驻总装10年的日积月累。杨利伟对记者素质有自己的理解。他认为一个好记者首先应该有人格魅力。“怎样打动别人,能让人愿意把你想说的,他想表达的都说出来,这个很关键。”在这一点上,范炬炜无疑是记者中的佼佼者。“他的专业知识就像突破口一样,突破之后双方就很容易沟通。他的话很容易引发你的看法,谈话很容易就切入主题。”

不单单是记者,更是朋友

在杨利伟眼里,记者为了完成本职工作不辞辛苦。在范炬炜眼里,航天员将生命最绚丽的阶段奉献给了航天事业,却独自承受孤独与伤痛。基于这样的理解和同情,他们之间更多了一份敬重,一种“心灵的沟通”。

在飞行之前,他们聊过很多次。杨利伟回忆道:“他对我,对我的妻儿、父母都非常熟悉,让你觉得他不单单是一个记者,更是一个朋友。”范炬炜不仅在完成记者的任务,也在承担朋友的责任。“譬如,我们要动身到酒泉基地了,他就会凭自己的丰富经验告诉我要注意什么问题,怎样应对寒冷、干燥的天气……设身处地从我的角度出发关心我。”

“神五”航天员名单还没确定前,杨利伟压力很大,范炬炜就不断打气。他充满信心地说:“我觉得是你,你觉得呢?”杨利伟便充满信心地应答:“我觉得也是。”结果不出所料。

范炬炜有很多办法化解杨利伟的紧张情绪。在一起聊天时,他会和杨利伟讲讲训练,也会讲讲他自己的生活和经历。比如他冒着生命危险与印度军官对话,他在中越战场上被子弹打穿手掌,他在报道时被气浪炸飞……这些经历都给杨利伟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他们还一起分享彼此的人生观,怎么面对遇到的困难?如何对待表扬和鼓励?…… “他的观点启发了我,感觉他很了不起。”

“我在草原上等你回来”

杨利伟出发之前,范炬炜正在写关于他的材料,不能送行。他特意打电话给杨利伟,说道:“利伟,你记住一句话,我在草原上等你回来。”这句话让杨利伟感动不已。可等杨利伟真正成功返回落地时,看到的却是范炬炜最狼狈的样子。

当“神五”的返回舱落地,杨利伟割断伞绳的一瞬间,潮水般的人流涌向返回舱,结果失去了控制,将范炬炜和其他记者踩在了脚下。杨利伟面对扑面而来的人流一时手足无措,多亏一位熟悉他俩的总装干事朝杨利伟使劲挥手大喊:“利伟,范哥来看你啦!你快摆个姿势啊!”杨利伟这才清醒过来,对着被踩在地上的范炬炜和其他记者比了个“V”字。这个姿势被范炬炜抓住,他挣扎着拍下了历史性的瞬间。

杨利伟一谈起这件事就感叹范炬炜太敬业了,“人们真是踩着他们的背过去的。”可范炬炜却得意于抓拍了照片。杨利伟告诉记者,在电视上看到范炬炜获范长江新闻奖时,他兴奋地打电话祝贺。“范炬炜有优秀的素质,很勤奋,再加上敬业精神,他就应该获这个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010-63073233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