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人不敢出门
  
              
                    □ 尤永奇

  前不久,碰上一位久未遇面的朋友,与他聊天中,他声称自己“最害怕记者”。我戏谑地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私被记者揭露了?”朋友摆摆手,开始“揭露”记者。
他是一个局长,因班子工作出色,常有记者光顾。有的对他的描写过了头,比如,单位修住宅楼,有人建议给领导设计大套,他坚持与职工一个标准,将大套计划一笔勾掉。稿子见报后变成了这样的文字:“在职工大会上,他拍着胸脯说,我不要大套,也不上楼,我的房子让给最困难的同志。”他说:“我看了报道,一个星期没敢出门。”因为他不仅上了楼,住的还是好楼层。可这句“豪言壮语”全城皆知。多年过去了,仍有人见面问他是不是还住在平房?他不得不一再向人申明。我听了真为朋友叫苦。
联想到近年许多报道见报后,哪怕是正面报道也风波四起,矛盾上升,谁成新闻人物,谁为众矢之的,究其原因,无不与作者的“拔高”有关。
我以为,消除“拔高”之痛,至少有两点值得注意。
一是人物不是靠语言来“装潢”,而是靠事实展现。就以上面例子而言,不给自己建大套楼房,是以一种平常人,平常心对待平常事。如实写下来,本来就很感人,但作者只是多说了一句“过头话”,或多写了两笔“场面语”。人物不但没有立起来,还显得蹩脚难看,读了不感亲切,反而平添了几分疏远。
新闻作品中,引语是不可缺少的材料,运用得好,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不但文章准确生动,还可增强说服力和感染力,提升宣传效果。但若不尊重事实,随意歪曲,则会使新闻变得黯然无色,不值一文。一些作者总觉得不把人物夸张一点,就引不起读者注意,读了会平淡无奇,不会引起反响。其实恰恰相反。新华社记者朱玉、人民日报社记者李杰等同志采写的任长霞事迹合起来近万字,没有给她戴“高帽子”,没有多少形容词,却使成千上万读者感动流泪。原因就在于他们完全用发自老百姓心底的声音说话,靠质朴语言打动人心,使人感到可亲可信。可见,原汁原味的朴实最美丽,靠添油加醋“装潢”起来的“高大”脆弱。
二是真实远比虚拟精彩,宁可藏头也别过头。新闻真实的重要性,不知多少哲人作过深刻论述,却往往被人忽视,仍然常犯“常见病”。其重要原因是由于没有下力气挖掘出新闻事实,只好拿表面现象找话说,事迹不够语言凑。即使被采访者“没有说过那样的话”,也要硬加上去,新闻人物往往变成了新闻笑料。这种教训不能说不深刻。
新闻的实,不是现象的实,而是本质的实,不是局部的实,而是整体的实,不仅事实真实,语言也要真实。即使整篇无误,有一句虚拟或过头,也会带来不良后果。某报纸前几年在报道一个基层单位的变化时,称这个单位过去是个“烂摊子”,新班子上任后,如何励精图治,改变了面貌。文章刊出后,原班人愤愤不平,将记者与报社一同告上法庭。对过去工作一口否定,既违背了常识,也使大多数人不平。
由此可见,对于基层单位也好,对于重大典型人物也好,无论如何加工提炼,应恰如其分。夸大其词,无中生有都是对被宣传者的伤害。据报载,全国劳模、大连造船厂工程师陈火金的事迹见报后,他看了很生气,不得不给有关部门写信诉说:“……我生病吐血,报道为大口大口的鲜血直往外喷,哪有这样的事?有的宣传我们的爆炸加工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自吹自擂。我只不过是个中专毕业生,却称我是‘爆炸大王’,让人反感。” (载《中华新闻报》2004年7月16日四版)
对新闻人物的过誉,违背了新闻工作原则,廉价的高帽子,分离了周围群众,影响了新闻媒体信誉。我们常听到“那是报纸上胡吹”的议论,岂不是新闻工作者的痛心事。切忌语言夸大,使人“不敢出门”。

 
编辑部地址:北京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E-mail:zgjz@vip.sina.com

版权所有
2000-2005 新华社中国记者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