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识“网络信息来源”三招
  
              
                    □张自力

    由于网络具有“信息海量”“迅捷发布”等特点,在目前的传统媒体实践中,网络更多地被作为一种重要的信息来源而使用。这里的“网络信息来源”,不仅指发布在网上论坛、帖子、博客中的网友留言,也包括一些网络媒体转载的报道。然而,由于网络信息发布与生俱来的随意性、匿名性,使得网络信息来源的真实性成为最大考验。传统媒体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当网络信息作为一种信息来源时,应如何辨识、去伪存真?
亲历现场
亲历现场,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调查、核实是媒体报道的基本原则,同时也应成为辨别网络信息来源真伪的首选方式。所谓“无风不起浪”,网络信息往往有一定真实性,那些完全杜撰、编造的信息毕竟是少数。问题在于真实的成分占多少。有的网络信息在关键信息方面是准确的,但在辅助信息方面真假掺杂;而有的网络信息只是提供了一个事件发生的新闻线索。面对纷繁芜杂的网络信息来源,最可靠的验证办法就是去实地看一看。
用亲历现场的方式验证网络信息来源的真实性在突发事件报道中特别适用。在突发事件发生早期,不可能获得完整、准确信息,在关键信息方面也很难有准确的内容(考虑到一部分突发事件的动态变化特征,这种可能性就变得更小)。所能获取的只是一些模糊不清、只言片语的线索。由于网络信息发布的即时性,线索往往第一时间在网上出现。此时,亲历现场就成为必需。
2006年5月18日,山西省左云县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5月20日,互联网上出现一篇短小报道称:经抢险指挥部初步调查,确认有5名矿工被困或失踪。信息一经发布,很快受到各家媒体关注。同时,我们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条信息。由于近年来国内矿难频发,死亡人数30人以上的特大事故屡见不鲜。面对这样一条信息,应该怎么办?最终我们选择“去现场核实”。20日晚我们到达现场,首先发现当时被调集到现场的只有5台水泵,而真正排水的只有一台。随着现场调查的深入,一个巨大的谎言被揭开了。为了逃避法律的惩处,蓄意瞒报了死亡矿工人数,所谓“5名矿工被困或失踪”的谎言最终被“57名矿工遇难”的事实戳穿。山西左云矿难成为上半年最大的一起矿难瞒报案。这次采访经事后证明是成功的,而一个重要经验就是对当初不准确的“网络信息来源”采取了及时、正确的处理方式。
核实关键细节
对网络信息来源进行核实,“亲历现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亲历现场”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都适用。当来自网络的信息反映的是“非事件性新闻”,或者虽然是“事件性新闻”,但媒体不具备亲历现场的条件(如伦敦地铁爆炸案、美国卡特里那飓风袭击对于大多数国内媒体来说,不具备亲历现场的条件),此时媒体需要进行另一种核实,即“核实关键细节”。一个新闻事实往往由若干个关键细节组成,通过媒体的补充采访对每一个关键细节一一核实,最终呈现给受众一个完整、准确的新闻事实。
1. 向主管部门核实。
2005年七八月间,互联网上出现了一篇题为《10个本科生6个是上海人,百年复旦变成阿拉复旦》的帖子,称:复旦招生越来越地方化。2005年复旦招收的新生中,上海籍学生的比例占63.1%,外地学生只占36.9%。文章中的数字有零有整,让人不信都难。这篇帖子立刻引起媒体关注。要核实这一信息的真伪,最直接的办法是向事件的主管部门、或主管人核实,查找可靠的数据。几天后,上海《劳动报》记者向复旦大学党委宣传部负责人进行了信息核实,并公布了复旦大学2005年新生招生中上海籍学生比例“将在50%以下”的权威数据,推翻了网络中不准确的说法。
2. 向权威专家核实。
对于某些科技类、或涉及专业话题的网络信息,在使用前向该领域的权威专家核实关键细节不失为一种选择。近年来,一种叫“准分子激光手术”的近视眼手术十分流行。与此同时,一则负面消息也在网络上广为传播,即所谓的“英国叫停准分子激光手术”事件,称英国政府认为该手术成功率低而将其叫停。6月6日“全国爱眼日”前夕,多家媒体聚焦“准分子激光手术”,我也接到“关注准分子激光手术”的采访任务。面对这一话题,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对网上盛传的“英国叫停手术”事件进行核实。通过与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眼耳鼻喉科医院、天津医科大学眼科医院的多位专家反复核实,一致认为所谓“英国叫停手术”的说法不准确。准确说法是“英国的一家医学研究机构(并非英国政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认为:由于目前证据太少,还不足以标明这种手术方法的长期安全性,建议该手术暂且不被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而并不是所谓的“英国叫停手术”这样断章取义的表述。从而避免了因为直接引用网上信息来源而导致的以讹传讹。
3. 向关键人物核实。
在某些信息来源中,关键人物有争议性的观点表述、关键人物的身份虚实等可能是至关重要的内容,必须核实准确。今年五一长假前夕,被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的“法国海关罚没中国旅游者随身携带的假名牌”的信息在一开始就没有经过严格核实,而其中最致命的问题就出在“关键人物的核实”上。4月17日,某网站转载一家地方媒体报道,称一位中国旅行者在法国海关被罚没了随身携带的假名牌包。然而在这则信息里,“究竟是哪一家旅行社遭到了法国海关的盘查”“又是哪一位旅游者不幸被海关罚没了假名牌包”却不得而知。甚至一直到后来国内各家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之后,这两个关键问题仍然没有答案。自始至终,媒体都在围绕一则“出处不清、来历不明”的网络信息大肆报道,甚至激烈辩论,使得这场有关“假名牌”的报道看上去更像一场闹剧。
信息比对
前面谈了“亲历现场”和“核实关键细节”,两者在辨识网络信息来源的真伪方面各有适用。但如果客观条件实在有限,无法实现“亲历现场”、甚至无法实现对关键细节的核实,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信息比对。在某些情况下,有效的信息比对也能事半功倍。
1. 常识比对。
有些信息通过常识判断、或者一般的资料查询就能辨识真伪,但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今年年初,一则有关“南京长江大桥将被炸毁”的信息在网上流传。众所周知,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桥梁建筑史上的一座丰碑,是中国人民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伟大精神的象征。如今,居然要被炸毁。这无疑是一则关注度极高的“猛料”。从网上信息看,炸桥原因是由于南京长江大桥桥体净高太低,限制了大吨位货轮的通过,对上游沿江城市(特别是重庆市)的航运发展形成阻碍。面对“猛料”,一些媒体纷纷跟进。但事实上,在这里面有一个关键问题被很多人忽略了:炸毁一座南京长江大桥是否足以畅通长江航运?此时,只要做一些资料查询工作就不难发现:南京长江大桥的桥体净高为24米,而目前长江上的跨江大桥多达50余座,其中桥高不超过24米的就有30多座。也就是说,炸毁一座南京长江大桥根本无法解决长江黄金水道的航运问题,除非将净高不超过24米的30多座桥梁全部炸毁。经过如此一番推理,这则网上信息的真伪也就不言自明了。我最终做出了放弃“猛料”的选择。
2. 信息来源比对。
查看网络信息的信息来源,就是查看发布信息的网站性质、网址和链接,从而对网络信息来源的真伪有一个初步判断。去年3月,一则爆炸性信息在网络上不胫而走:比尔·盖茨被暗杀了!信息来源竟然是转引自CNN。当时国内各大网络媒体纷纷转贴,一时引起轰动。但后来被证实这是一则虚假新闻。
那么,为什么众多经验老道的网络媒体也会纷纷被骗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所谓“CNN的信息来源”。事实上,最初的信息来源是“来自一家国内权威的英文媒体网站,从聊天室发现新闻,链接到所谓的CNN网页。”但是,发现信息来源的人“对该网页上众多疑点没有辨别,没有发现所见网页是死网页,对地址栏中的网址形态也没有发现异常”,最终导致失误。在这次事件中,只要认真对网址和链接进行尝试和比对,就不难发现疑点。这次教训再次说明,在使用网络信息来源之前对其进行认真核实、比对,是必不可少的。
从亲历现场,到核实关键细节,再到信息比对,尽管使用手段不同、接近事实真相的难易程度不同,但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在纷繁芜杂的网络世界里,辨识网络信息来源、去伪存真。而这一点,对传统媒体的从业者而言至关重要。
(作者简介:张自力,32岁,从事新闻工作5年。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现为中央电视台“360度”栏目编导。曾参加过多起重大突发事件的报道。)

 
编辑部地址:北京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E-mail:zgjz@vip.sina.com

版权所有
2000-2005 新华社中国记者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