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方报纸的运作
—以《匹兹堡邮报》为例

  
              
                    □钱克锦

    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一连串响亮的名字相比,对于生活在中心城市之外广大地区的美国人来说,当地的报纸对他们的生活影响更大。
“地方报纸”概念
2004年美国共有日报1457家,每日总发行量约5460万份(《主编和出版人年鉴》 2005年)。近年情况一直都差不多。
2005年9月的一次统计中,发行量过百万的美国报纸有4家,五十万和百万之间的13家,十万和五十万之间的有90多家(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 数据 2005年9月)。本文所要探讨的地方报纸,就是指这些发行量在十万至五十万之间的报纸。
地域上,这些地方报纸多存在于遍布美国的大中城市;品位上,不管立场和版面大小如何,大部分是些严肃综合性报纸,对当地影响较大;内容上,以报道本地新闻和评论本地事务为主,同时兼顾全国和国际新闻报道。因此,这些报纸对美国人切实生活和众多事务的影响,很多时候超过《纽约时报》。所以虽然被称为地方报纸,但他们中间很多、尤其是那些发行量比较大的报纸更乐意被叫做主要报纸(Major Newspaper),含义大概是“主流报纸”的意思。
由于美国报纸发展相对成熟,这些地方报纸在报社结构,采编流程、工作方式乃至版面分工上都有很大相似性。
以《匹兹堡邮报》(Pittsburgh Post-Gazette)为例。它是当地最大的报纸,2005年9月统计日发行量为 39.3万份,在全美排第27位(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 数据 2005年9月)。当地其他大小不一的几家报纸对它都没有实质性威胁。
匹兹堡邮报社办公室是紧邻俄亥俄河的一座四层楼建筑,显得有些旧,但环境不错。采编人员有240人左右,其中有一名华人(2005年)。报纸大版对开,每天60个版左右,周日版更厚。
由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合并狂潮,现在美国排名前100的报纸大多分别属于某一大上市媒体集团,但也有少数“漏网之鱼”。 《匹兹堡邮报》现在就属于布洛克传播公司,布洛克家族没有经营上市的企业。因为这一点,《匹兹堡邮报》很多员工认为,没有每天盼望股票上涨的压力,报纸可以做得更从容。
报社结构
《匹兹堡邮报》最有权力的是发行人(Publisher)约翰·布洛克,也就是报社老板(美国也有些报团报纸发行人受雇于总公司)。布洛克也兼任主编(editor in chief),不过《匹兹堡邮报》采编工作的总负责实际上是他聘请来的执行主编(executive editor)。
由于美国各个报刊历史不同或具体情况不同,很多报刊主编或副主编会被称为主编、执行主编或职能主编(managing editor),不管怎么称呼,其地位就是采编系统总头目,相当于我们国内的总编辑。《匹兹堡邮报》执行主编戴维·施瑞布曼做的就是总编辑的活。他资历丰富,分别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波士顿环球报》做过记者、编辑和分社社长,开过专栏,获得过普利策新闻奖。
执行主编下面是两个职能主编,协助主编处理编辑业务;再往下就是按报道内容分成的几个部门,如社论部、本地新闻部、周边地区新闻部、体育新闻部、摄影部、全国新闻部(因为没有派驻国外的记者,所以订购的国际新闻也由这个部管理)、特写新闻部(副刊)。其中本地新闻部和特写新闻部比较大,都有四五十人。
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称编辑,他下面还有编辑负责具体板块,如某几个版面或某个领域(像卫生、科技等),单从头衔看没有区别,都是“编辑”,但实际上地位和权利有差别。比如本地新闻部由一个编辑负责,他手下还有专门负责夜班新闻的编辑、负责政府新闻的编辑、负责科学报道的编辑……编辑一般比较资深,在匹兹堡邮报社很少看到35岁以下的编辑。
记者有很年轻的,也有很资深的。通常比较大的领域里,记者们按报道内容(如教育、政府事务)组成一个个小组(team),其中一人领头。当然也有独自负责某一领域的记者和专门写深度报道的记者。
采编人员中比较特殊的是社论部,由几个编辑和专栏作者组成。经过长期发展,美国报纸现在都把社论、观点和新闻严格分开,登在不同版面。社论部主要负责社论,代表报社观点,同时也处理读者来信和管理专栏。这个部门的编辑地位很高,工资也比其他部门高。
编前会和社论版会议
《匹兹堡邮报》是日报,通常每天要开两个编辑会议。第一个一般在上午11点左右,主编召集各部门负责人,气氛很轻松地聊天,谈谈有什么新发现和需要提醒的信息,报社内部有什么喜事或不好的事情;与会者有什么想法、策划可以畅所欲言,其他人也例行汇报一下。几十分钟下来,大概知道各部门编辑有什么准备,记者将写什么稿件,有什么图片配合,进展到哪一步了。这个会议主要是大体协调,以免各部门间因题目“冲撞”而重复劳动。
第二次会议在下午4点半左右,也称“头条标题会议”,大意是经过几小时操作和反馈,各个版面的工作大体成形,各板块负责人开始具体安排和组合。除非有重大事件,版面此时基本确定,可交夜班文字编辑和版面编辑(负责图片与版面)去完成。当然,时效性不强的如副刊版面很少有编辑晚上上班。
除了这两个由执行总编主持的会议,《匹兹堡邮报》社论部编辑和专栏作者们还要单独和发行人开会,时间由发行人定。一般每天都开一次会,如果发行人很忙,也至少一周开一次(美国其他报纸社论部也单独开会)。
在这个社论部的会议中,发行人通常会比较详细地询问社论选题,并就观点做出指示。笔者参加这些会议时,正值匹兹堡市市长和市政委员会选举,在几次会议上,布洛克就说明要支持谁、反对谁,为什么支持或反对。他通常也会过问专栏文章。会后,我曾经问负责社论部的编辑,“如果你和发行人的观点不同怎么办?”他说,“一般情况下我会听他的,但如果实在分歧太大,我可能辞职。”
可以看到,在执行主编主持的编前会上主要讨论新闻报道,侧重“客观”“中立”“事实”“细节”“准确”等;在社论部的会议上则强调观点,侧重“支持”“反对”“看法”等。虽说二者很难绝对分开,但美国报纸从业人员总是不断强调这一点,并朝这个方向努力。
编辑和记者的协调
美国报纸中编辑地位相对较高,但总的来说,各个报社编辑和记者之间的沟通还是很畅通,配合也很融洽。基本上是记者对编辑负责,所以在《匹兹堡邮报》办公室里,经常能看到记者和编辑一起探讨报道选题和如何操作——传说中的“古怪”编辑折腾记者的场面几乎没见过。
编辑和记者的沟通有时会不厌其烦,从选题的确定到要采访哪些人、如何采访、报道写多长等等都要讨论。文章长短不是以字数计算,而是以英寸衡量,比如说“这篇报道大约要写12英寸”。大概因为英文单词长短不一,字数不能说明在版面上占多少,用英寸更加直观。
如遇重大报道,编辑和记者之间沟通会更频繁。笔者曾和《匹兹堡邮报》另一名记者合作报道一种恶性病毒在当地蔓延状况的新闻,在两个星期的采访中,不断就采访对象包括哪些专家、哪些医院、如何采访、采访进展等问题和编辑交流。当报道最后出现在《匹兹堡邮报》头版时,笔者真切感受到要做一篇合格的报道,编辑和记者之间的交流多么重要。
记者和编辑的交流方式主要是谈话,电话留言和办公室内部邮件系统也是很有效的方式。而报社采编系统软件的设计也有助最后的沟通:当记者写稿完毕后,会把自己还有待修改、核实和已经核实的地方(比如某些奇怪人名的拼法、违背常规的数据)一一标出,以便编辑心中有数。当然编辑有什么疑问,自然会通过各种方式询问。
工资和考评制度
工资和业绩考评是每个员工都很关心的问题。一般来说,规模如同《匹兹堡邮报》大小的“主要报纸”员工待遇都很不错。整体来说,记者行业在美国也算是中等。不过发行量几万乃至几千的小报一般收入会差一点,当然这些小报多是年轻人不得已的起点,积累资历后就会另谋高就。
和同类报纸比,《匹兹堡邮报》更好一点。因为一来布洛克家族的经营风格据说比较厚道,还未达到某些集团惟利是图的程度;二来也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匹兹堡邮报》95%以上的编辑记者是工会成员。工会代表成员的利益和老板谈判,为每一种岗位设下最低工资线,然后与老板签约。年薪确定后,记者一般每周拿一次工资,而编辑多是每两周拿一次。
《匹兹堡邮报》没有明确的评估系统,每个员工拿工资就得干工作,因为部门编辑和总编都是行家,所以每个人工作努力与否,质量如何心里都有本账。合同定期更新,如果做得不好,下次签合同时谈判可能会吃力一点。不过,因为工会组织强大,老板也还不能随便炒掉员工。
当然,像《匹兹堡邮报》这种情况在工会势力衰落的今天,已经不多见了,更多的美国大报能不受工会制约,更自由地雇佣和解雇员工,老板在工资问题上有更多自由。
笔者曾询问过其他报纸的评估制度,有一些是采用员工自评和上司评估结合的方式,也就是员工有一份自己的评估表,上司有一份同样的表格,根据两份表格的评估来确定业绩,如果差别太大,双方就要在老板面前对质。评估可以确定工资的升降。 (作者是《羊城晚报》国际部编辑,2005年3月至9月,以阿尔弗雷德·弗兰德里新闻研究员(Alfred Friendly Press Fellow)身份赴美研修,并作为访问记者在《匹兹堡邮报》工作半年)

匹兹堡位于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在整个美国地理和文化坐标中,是个东北部城市。
这个城市历史上是钢铁工业中心之一,为美国崛起和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提供了不少工业支持。二战后则因污染和萧条闻名。上世纪80年代后,环境改造成功,匹兹堡转型为以医疗技术、教育和高科技为经济动力的城市。
经过曲折发展,匹兹堡市人口减少到大约30万人左右,不过,整个大匹兹堡,也就是加上聚居在市郊小镇的居民一共大概90万人,这也是当地媒体的群众基础。

 
编辑部地址:北京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E-mail:zgjz@vip.sina.com

版权所有
2000-2005 新华社中国记者杂志社